返回 二十三章 盛世芙蓉锦上书,心中...  白衣胜雪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十三章 盛世芙蓉锦上书,心中...[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https://m.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柄长剑忽然直削进来,砍断了缚在白朗吟身上的铁索。黑纱妇人大惊,回头一看,一青衫公子双足点地,已跃起来,飞到白朗吟身边,将她抱入怀中。但见滑腻的肌肤上有些细小的洞孔,幸而来得及时,那些细针还未深入肌理,不过瞧她形容憔悴,大受苦折,依然忿恨得紧,切齿道:“黑水音,你胆敢伤她,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这青衫公子正是阮介,他照顾着白朗吟,凤栖带了几个丫头替那四个少女看治。黑水音道:“你是何人,竟多管我的闲事?”阮介道:“你好好地待在水音洞便是,却在少陵山地界胡作非为,强抢良家少女,我是受人之请。”黑水音道:“你是潏河水湄边上的阮公子,风雨天一阁的主人?”阮介自在天下宴上自曝名讳以来,虽说风雨天一阁的神秘揭了一层,但除此之外一无所获,反而更加惹人猜度,但想一二十来岁的青年竟能手握风雨令,调度风雨十三骑实在匪夷所思。

    阮介待要回话,怀中人陡然扭动了一下,他赶紧瞧去,只见白朗吟闭着眼睛,眉峰双蹙,细汗淋漓,似是不舒服极了,一时踢了踢眉尖,也不抬头,双指一弹,掷过来一柄银色小刀,既狠且准又快,插入黑水音的肩骨。

    但她并未有生命大碍,因为她手上还有阮介要的东西。阮介声音低沉,问道:“你曾盗了‘湘水魔音’经年研制的长生不老药‘冷香音容丸’,现在何处?”黑水音笑道:“你果然深不可测,样样武器使来都得心应手,竟然还知道‘冷香音容丸’,实在了不起。”阮介道:“废话少说,交是不交?”

    阮介一心护着白朗吟,虽说心思细密但难免为此分神。黑水音瞄准时机,洒了一把梅花钉,趁着势密,阮介躲闪之际,快速退到洞外,按下断门,同时琉璃灯也灭了,瞬间漆黑不见五指。

    凤栖随身带着火折子,点燃之后,举到阮介身旁。阮介道:“凤栖丫头,事事顾得周全,当赏。”他每次说要打赏,都是带了三分嬉笑的语气,容她一边嬉闹一边要礼物,可此时,阮介语意落拓,丁点快意也没有,却是一心扑在了白朗吟身上。

    他解了穴道,又为她过功疗伤。见她仍是不醒,甚为担心。手指触着她身上、脸上的伤口,心中升起强烈疼惜,叫道:“凤栖,把玉露膏拿过来。”凤栖很快地递过来一个小瓷瓶。阮介拔开瓶塞,倒了些奶乳色软膏在掌心,然后化匀,小心翼翼地敷在白朗吟脸上,念道:“这样完美无瑕的脸若真留下如此长的疤痕,实在可惜。”

    待脸上伤口处理完毕,便要去触及她肩臂。凤栖颊上一红,闷闷地咳了两声,阮介手一凝滞,才瞧清白朗吟只着一件白色内心,白皙的肌肤、玲珑身段显露无遗,登时也红了脸。凤栖道:“公子,我来上药,待会儿再为白姑娘换身衣裳。”

    阮介虽仍是不放心,但也别无他法,只怕给她敷药途中,她突然就醒了,一定以为他是一个登徒浪子,狠狠扇过来几个巴掌,到时百口莫辩,冤也冤死了。只好站到一边,融进黑夜里去。

    约莫半个时辰以后,凤栖走了过来,见阮介脸色平和,唇边挂着浅浅的微笑,提醒道:“公子,主公交代的事情,您可一件没办成。”阮介知她这话并非责怪,只是教他莫要再因白朗吟之故坏了大事,遂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我自有分寸。”又道:“你可给白姑娘换了衣裳,这里冷飕飕的,莫要着凉了。”凤栖点头道:“已换了,不过是小婢平时穿的粗布荆衫,只怕会折辱了白姑娘。”阮介微微一笑,并未多说,道:“你去那边找一找,有没有甚么机关。”阮介通晓奇门八卦,若有甚么机括,定然一眼瞧得出,哪用得着像凤栖这样只通皮毛的小婢,她知道,公子只是想单独看一看白姑娘。他画了很多她,日日对月长叹,此时近在身畔,又怎能不好好瞧一瞧呢?

    凤栖打燃一个火折子,识趣地向更深处走去。阮介靠近白朗吟,见她着的是一件藕色襦裙,宛然便是官家小姐,只是有哪家小姐如此脱俗呢?他笑一笑,又闻得扑鼻的血腥味,只怪适才全然顾着她身上的伤竟忘了身侧的血池,暗骂一句“该死。”随即抱她寻了一稍微干净处,又拿出几个香囊,依次摆在她面前,这才安心地瞧她。

    她忽然醒了,遽然睁开的眼睛吓了他一跳。但她不说话,眼中满是幽怨的神情,双眸盈着泪光。

    阮介知道,她定是和武亿吵了架,这世上也只有他能将她的心也伤了。

    白朗吟软软地坐起身来,又直勾勾地盯着阮介。忽然扑入他的怀里,嚎啕大哭。武亿觉得姐姐很坚强,因为她习惯了孤独;可阮介知道习惯孤独的人常常更为脆弱。

    她只哭了一会儿,便微弱地推开他,别过头,自行擦着眼泪。

    阮介看着心头不忍,说道:“你心里有甚不痛快,都和我说。”白朗吟终于又转过头来,那几道血痕还很明显,看了更让人怜惜,她道:“阮公子待我的好,我怎会不明白。只是,今生今世,不论我与亿儿结果如何,我都只会爱他一个人。”阮介道:“就算他负了你,你一样不改初衷么?”白朗吟叹道:“他若真负我,我大可认命。但那日,他眼中分明是化不开的情意,只怪我太过冲动,不该说那样的话,他身体本就不好,不知现在是不是更糟了。我应该问问清楚,他是爱我多一些还是陈姑娘多一些。”阮介很是惊讶,她是一个要求爱情至善至美的女子竟然愿意与人分享同一个爱郎?白朗吟心中酸痛,她知道武亿是她真实活过的全部,再也离不开了,除非他真的厌恶她,不要她,否则她怎舍得离开。

    白朗吟空自嗟叹一番,低眼瞧见自己身着一件粉嫩的襦裙,前胸雪肌大半露在外头,一时颊上发烫,赶紧起身避开。阮介见她搓手四顾,神情不安,自思道:“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一念及此,胸口禁不住起伏、发热,真想吻一吻她美丽的眼睛、柔软的双唇,强自忍住,暗自咒骂自己心思龌蹉。

    听见他狠拍自己的头,白朗吟回视道:“你作甚么?”阮介如梦方醒,呵呵一笑,道:“没,没甚么。”低头拣了一颗石子,把在手心玩弄。白朗吟忍不住笑道:“阮公子,你这人,有时候真有些呆傻。”阮介兀自一笑,想道:“只要能逗你笑一笑,要我做个傻子又有何妨。”可见他痴心已成,这一辈子都变不了啦。

    听见叮咛的水声,白朗吟陡觉得有些渴了,四顾之下,瞧见右前方有一巨大的钟乳石,垂下许多石笋,滴滴滴地往下掉着晶亮的水珠,便提起裙裾,款款走去。

二十三章 盛世芙蓉锦上书,心中...[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