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善恶14  诸天启示录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善恶14[1/3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https://m.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新时间:2013-02-28

    赵辉无头尸体抖动两下,栽倒在地痉挛不住,似乎在向众人展示这不可违逆事实,赵家嫡子死,而且死无全尸,此种境况让陆展颜表情如受伤野兽怒吼起来,想着未来赵家上门问罪时,他将承受无穷怒火,心底狰狞难平,纵步向前,脚踩水面,掌印轰出万千水花,余下几尊公子也是同样如此,凄厉叫起,探手搅动河水,想把陆安尸首捞起碎尸万段,就在水花溅起遮眼迷乱,三人怒火中烧连连时,陆安身子从水底奔出,剩余右手攥住陆展颜一根手指活活扯断,左脚使出生平最后力气,无影无形生出鸳鸯双飞天,“砰”然爆响中,偌冷左肩被蹬的凹陷六寸有余,凄惨叫声起出,陆安早已借力飞出十丈来远,再次掉落水中,生死不知。

    “啊!竖子,狗奴才,本公子定要将你尸首打捞出暴晒鞭打。”有道是十指连心,被扯断无名手指,陆展颜痛苦不堪时耻辱憋屈,脚踩地面,望了眼赵辉无头尸体,再看看左臂被废的偌冷,最后是自己断指,恨意怨毒都要把苍天捅破,这回不仅赔了自己手指,损兵折将,未来麻烦更是不断,先不说赵家这事,就算是偌家公子左臂被废就够他焦头烂额。

    “陆安!我要把你尸首捞出,日日鞭打暴晒,还要把紮小梅这贱人折磨的生不如死,让你头颅在旁边时刻观看!”再度怨毒大叫一声,胸口灾火都要点燃。

    “此子会不会还没死!”偌冷死死抱住被废左臂,脸色惊魂未定,先前那刻陆安爆发出的实力简直惊人魂魄,那脚影重叠前来,根本无从防备,就如人生前回光返照,把周身潜力逼迫出来,可怕万分,对于此子,他本人已经生出恐惧之感,一日未见尸体,便一日不能安生。

    “不可能,此子被大哥幽冥掌印连续两次击中,心脉五脏早就碎裂出血,加之左手被斩落,右脚被废,神仙也难救,退万步来说,就算此子能活下来,也不过是个废人,比起普通人来都不如,还敢现身出来!”火云收起细剑,摇头冷笑,可言语间也不确定陆安是否真的身死。

    “不必多说,我会发动家丁船夫,水生武师前来打捞,凡是捞出尸体者,重重赏赐。”陆展颜神色依旧狰狞,定要捞起陆安尸首,鞭打暴晒方才解恨。

    “这样最好!可赵辉他的事,哎!”火云看了眼那无头尸体,实在是难以言表心绪所想。

    “这次事情错在我,陆展颜定当一力承担,你们不必担忧!”陆展颜眼角抖动,说出这番话来。

    “大哥说的什么话,我们四兄弟一体同心,如今发生此事,我们三人俱都脱不了干系,放心,我们回去后会恳请长老院责罚,有罪同担。”偌冷淡淡说起,他知晓,这是陆展颜试探话语,自己千万不能露出凉薄姿态,不然必被此子记恨,什么一体同心是屁话,等回去后怎么说还不是由得自己,到时候把责任推到陆展颜身上,他落个清闲。

    “对!偌冷说的不错,放心吧大哥,有难我们三人一起担当!”火云也说些场面话,先稳住陆展颜。

    “劳两尊兄弟费心,你们在此休息,我去把紮小梅这贱人擒回采补一番,这女人还是个邹儿,到时我们三人猜拳看看,谁破此女红丸!”陆展颜当真是恨极陆安,像紮小梅这种绝色本不会让与两人分享,发生此事后,他把恨意转移到此女身上,不但要凌辱,还要轮-奸。

    话音刚落,那入林赶兽的奴才尽数前来,眼观此地凄惨景象与大公子那断指,惊的是匍匐在地,口称该死,让陆展颜狰狞神色稍微减缓,开口说起:“你们赶来此地,可见到紮小梅那贱人,擒住带来,重重有赏。”

    听闻陆展颜此番言论,几百奴才你看我,我看你,当先一人颤颤巍巍跪出,双手捧出一封书信来,惶恐开口:“紮小梅被宏源护法带走了,他还留下一封书信给公子您!”

    “你说什么?”陆展颜神色阴沉,似是没听见那般。

    这奴才身子抖如糟糠,汗流浃背,衣服表面全被冷汗侵湿,断断续续再度说起:“我们入山赶兽未有多久,就遇见宏源护法,他叫小人集合所有人员来此地,还给了奴才一封信,叫奴才转交于您,护法说,你看了书信就会明白一切!”

    劲力一吸,这封火漆封皮的信被陆展颜拿捏在手,封面写上大公子亲启五字,冷冷拆开后,里面内容让陆展颜暴虐嘶吼,唬的底下一众奴才头都不敢抬起,惊慌失措之时,不知信里有何内容,能让大公子如此失态。

    偌冷,火云两人也是同样如此,莫名其妙下窥视此中内容,片刻后也是嘴角抽搐,怒火中烧,只见这封信内容如下:

    “承蒙大公子许久照顾,宏源在此感激不尽,可天下没有不散筵席,在下今日便会离开陆家,前往大合境内,大公子勿念,也不要前来追赶,陆安武法乃是老夫所授,经过十年教授,不知可还入得大公子法眼,今番徒儿生死未知,老夫只得带走徒儿爱女紮小梅,如徒儿身死,就让此女找个好归宿了此残生,如徒儿未死,未来结下段姻缘佳话岂不快哉,话多烦絮,在下也不多叨扰,只是还有一句话送给大公子您,因果报应,轮回不爽,作恶多端必自毙!落款:宏源。”

    “孽障,这个孽障!”陆展颜终于知晓陆安为何武法如此强横,原来是宏源所授,此人乃是府上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纵横半生未有败绩,只是有段仇恨难报,所以放浪不堪,嗜赌成命,今番紮小梅被他救走,如今想来早已逃出官道,向着大合而去。

    “大哥,出重赏通知各州府缉拿,只要他人未出大乾,就能擒拿诛杀。”偌冷不知晓宏源厉害,妄想围追堵截此人。

    “没用,此人一身本事我最清楚,要想请动能诛杀他的人,得花太大代价,真以为逃到大合能安生立命,等本公子仙法有成之日,定会叫他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把书信捏成碎渣随风吹散,脸色浮现恶毒之色。

    一日之后,白甫涧,两名红颜正在此处耍水泡脚,四只晶莹脚丫在清泉中晃动摇曳,水花溅起时,一些受惊游鱼四散奔逃,咯咯笑声不断回想在峡谷水面,为这处山明水秀地之地平添些许动人颜色。

    左边女子穿件绮罗桂花裙,不施粉黛画眉,鹅蛋儿脸圆润细致,弯眉小嘴,动人腰肢柳叶轻拂,发丝盘起,一支玉簪简单定住青丝,一颦一笑之间,自有股倾城意味蔓延,有道是佳人一笑百媚生,红颜不老尽在前。

    右边女子相比左边这名就逊色太多,脸蛋儿尖细,嘴唇单薄,左右脸面各有许多小小雀斑,发丝散开摇曳,模样平平,那衣着倒是颇为讲究,金丝雕花儿镶边小衣,明黄艳彩翠裙,左右两手腕各有一只翡翠镯,腰间系凤带,脚踝穿金环,肌肤粗糙玉来填,颜色平平裹金装。

    两名女子戏耍片刻,右首女子停下脚来,开口说起:“小姐,咱们再耍会儿就回去吧,早早收拾药材行李,好打道回府!”

    听闻此番言语,左边女子扑哧笑起:“小桃,我看是你归心似箭,想回去看那刘公子吧,我倒是不急,反正每隔个半载一年就要来此一番,倒是你这丫头,每回来此就吵闹个没完,要知晓,行医治病,没药材可是不行。”

    “知道了知道了,小姐每回都这般说,小桃耳朵都听起起茧子,老爷可是堂堂名医,要什么药材没啊!就是小姐你每回非要亲自来采,这种蛮荒地方,最是蛇虫鼠蚁多,要是窜出咬上一口,那还不得疼死!”小桃说到此处,两颗眼珠左右张望,似乎真有蛇虫鼠蚁跑出来咬人。

    “你呀!我都没叫个疼痛害怕,你倒是日日叽叽喳喳,看看你穿衣打扮,言语姿态,别人还以为你是小姐呢!”此女把脚丫缭出水面,透亮水花儿附着在生玉--脚面,显得如珠如露,透亮妖艳。

    “我哪敢啊!这不是小姐对小桃好么,小桃姿色平庸,当然要穿的好看些那,小姐你天生丽质,穿什么都是仙子一般,看看刘公子每回来都把眼珠瞪的老大,就足见小姐是如何美丽。”小桃讨好开口,言语间羡慕不已。

    “哎!这回是最后一次来此地,往后不知是否还有机会旧地重游。”听闻小桃话语,这红颜淡淡一笑,脚丫溅起水花时,不知想起什么,有些唏嘘感叹。

    “小姐你真是的,不来就不来,有什么呀,老爷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送去向道修仙,刘公子在化仙门内也可以照顾你,到时候成仙问道,做那高高在上之人俯视苍生才好,老爷是名医不假,可不过也是凡尘之人,哪里能比得上仙人仙师威风凛凛身份啊!”小桃眼现崇拜,对于成仙之途向往无比,小姐要去修仙,必然把她带上,到时自己从旁周旋,定能摆脱奴籍,做那无上仙人。

善恶14[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