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最后的疯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晚上十点钟左右。

    往常在这个时候,潘奕都早已睡觉了。

    她是一个乖乖女,生活作息方面极为规律,加之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要高考的缘故,时间方面更显紧张,为了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心态,潘奕更是注意自身的休息。[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可是今晚,九点钟上床,躺在床上将近一个小时了,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右眼皮一直控制不住的在跳,跳的潘奕的心乱糟糟的难以名状。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潘奕虽然并不相信这些东西,但是在自身的意识里,还是觉得这种事情不太寻常,要知道白天的学习本就无比劳累,用脑过度的情况下,通常躺在床上,只要不刻意去想一些事情的话,最多五分钟就可以睡着。

    今晚,这到底是怎么了?

    潘奕喃喃自语,在床头坐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翻出陈珞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打个电话听听陈珞的声音。

    ……

    陈珞拉着温歆颜,和邱国华走出了酒吧来到外面的马路上,没见着一丝的异常,这才小小的松了口气。

    邱国华也是觉得自己的神经绷的太紧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陈珞道:“陈少,上车吧,一起走。”

    陈珞点头,拉开车门让温歆颜进去,他正要上车,恰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是潘奕打来的,他微微一笑,接通电话。

    “怎么这个时候还没睡觉呢?不累吗?”

    “陈珞,我想你了呢,睡不着。”潘奕的声音轻轻柔柔的,透着些许的妩媚。

    听的潘奕这声音,陈珞原本有些浮躁的内心也是渐渐的安宁,他柔声道:“傻丫头,早点睡,改天我去看你。”

    “真的吗?”潘奕惊喜。

    “当然是真的,快快睡吧,做个好梦。”

    “好的。”潘奕嘻嘻笑着,就要挂断电话,忽然就是听到砰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透过话筒传来,声音太大,即便是隔着电话,依旧是让潘奕的内心大大的一震。

    紧接着,声音消失了,似乎是陈珞的手机掉到了地上,潘奕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一口气几乎呼吸不上来,她立即跑下床,都顾不上穿拖鞋,大步往外面跑去。

    ……

    爆炸声的来自酒吧内部。

    陈珞正和潘奕通着电话,就是见着1688酒吧的一个角落,轰然坍塌下去一大片,那个角落正是酒吧的舞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埋在了里面,惨叫声呻~吟声连成一片传来。

    爆炸声就在眼皮子底下发生,太过突然,即便陈珞素来心性坚定,依旧是手也滑,手机掉在了地上。

    根本就没时间捡起跌落在地上的手机了,随着爆炸声响起,酒吧内部登时乱成一团,一些幸存者不要命的往外面跑来。

    人群中,陈珞一眼看到惊慌失措跑乱了一头长发的仇媚,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随之他的心就是一紧,人群中,他看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不用看脸,只需要看那气息,他就知道那是宋博楠。

    宋博楠,他果然出现在了这里,邱国华并未看错。

    陈珞的心立即吃紧,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是见着人群中,宋博楠右手抬起,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枪管对准他这边。

    “歆颜,开车。”陈珞大叫一声,纵身往边上一扑。

    子弹擦着他的后背而过,发出呼呼的风声,打在车子的车窗玻璃上,车窗玻璃碎落一地,车内的温歆颜听到枪声,吓的脸色一片苍白,着急打火,打了半天,车子的引擎居然失灵了。

    同一时间,前面一辆车子里的邱国华也是听到了枪声,他以为陈珞出事了,一颗心登时吊到了嗓子眼,他用力一脚踹开车门跑下来,见着陈珞扑在一旁安然无事,小小的松一口气,这时,第二次枪声再次响起。

    子弹打在陈珞身边的地面上,水泥块四溅,一些水泥块打在了邱国华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只是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第一时间掏出手里的枪对准了人群中的宋博楠。

    邱国华的视线和宋博楠对上,宋博楠对着他咧嘴一笑,邱国华就是懵了。

    宋博楠手里抓着一个女人质,那人质被顶在了他的面前,加上他本来就是在人群中的缘故,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开枪。

    邱国华心里暗叫糟糕,今晚肯定得出事了。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是听到陈珞的怒吼道:“混蛋,愣着干吗,开车带着歆颜走。”

    邱国华蓦然醒悟,深知宋博楠既然敢在这种情况下犯事,所要针对的对象估计不止陈珞,温歆颜也难以幸免。

    他将自己的枪扔给陈珞,猫腰钻进车子里,用力将温歆颜一拉,自己坐在了驾驶位置上,几个打火,将车子点火,也不管前面有一辆车拦着,直接撞了上去,歪歪斜斜的将车子开了出去。

    随着车子撞击的声音响起,原本就乱成一团的酒吧门口更是凌乱,哭声喊声呻~吟声交汇成一团,好在随着空间的开阔,跑出来的人越跑越远,人群中的宋博楠,终于暴露出来了。

    宋博楠咬着牙,嘴角挂着一抹狠戾的讥笑,他不时将手里的枪对着人质的脑袋,不时将枪对着陈珞这边,抽冷放上一枪。虽然没打中人,却也是引起一片惊乱的呼声。

    陈珞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以往在电视电影中看到的枪战片场景现实中再现,压力非常的大,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就是后背全部被冷汗打湿,脑门上也是冷汗涔涔。

    一如邱国华之前的评价,宋博楠这个人,是真的疯了,他疯的突破了社会道德底线,丧心病狂之下,那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又是几声枪声响起,陈珞被迫躲到了一辆车子的后面,噼里啪啦的子弹射击在车子钢板上的声音不绝于耳,密密麻麻的就像是下了一场骤雨。

    陈珞一直在试图开枪,可是根本就没办法瞄准,宋博楠实在是太过狡猾,那个女人质挡在他的面前,将他挡的密密实实的,没有一丝的缝隙。

    此时他的呼吸有点急促,情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一旦宋博楠的枪法准一点的话,自己有极大的可能丧命如此。

    陈珞极为后悔没有将张长发带在身边,可是此时后悔也没有用,他猫着身体,在宋博楠视线的盲角偷偷打量着那边的方向,试图找到开枪的机会。

    每一次他一冒头,宋博楠的火力就会集中一点,宋博楠一边开枪一边哈哈大笑,神色极为癫狂,他身前的女人质早被吓的神智失常,摇摇欲坠,大小便当场失禁……可是这些,宋博楠根本就不在乎。

    被压抑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放肆的快意一把,管他今晚过后是死是活,只要能够干掉陈珞,也算是拖着一个人陪葬,他的人生,也算是值得了。

    宋博楠的脑海里,不时的浮现出温歆颜那俏丽的容颜,浮现出宋允常那意气风发的身影,每浮现一次,他对陈珞的恨意就要加深几分。

    如果不是陈珞的话,他的人生,该是何其美好,怎么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

    “哈哈……哈哈……陈珞,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他的神智有些时常,完全被仇恨蒙蔽了理智,开枪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陈珞藏身的这辆车子的一面,已然被打成一个筛子。

    “宋博楠,你放开那个女人,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就行了,她是无辜的。”

    “做梦,如果你真的怜香惜玉的话,那就快快出来受死。老子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伪君子,凭什么你一直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老子告诉你,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一脚踩在你的头上,戳穿你虚伪的面具,让世人看看,你面具底下的那张脸,是多么的可憎,多么的恶心。”宋博楠猖獗大笑道。

    “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我去死,但是这种游戏规则并不公平,除了我之外,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伤害无辜的理由。”

    “狗屁的游戏规则,狗屁的公平,老子早就受够了这点,如若真的公平的话,为什么你这种真小人还能好好的活着……这世上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不公平,那么你凭什么要我公平,凭什么,你凭什么?”

    宋博楠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大,每说一句话,就是开上一枪,枪声夹杂着他的怒骂声,极为刺耳。

    陈珞情知这个时候跟宋博楠讲什么都没用,但是他必须要讲,要拖延时间分散宋博楠的注意力等到警察到来,不然的话,那个人质甚或是他,都会有生命危险。

    他手里的手枪保险栓早已拉开,手指紧紧的扣着扳机,随时准备给宋博楠致命一击,可是根本就找不到机会。

    随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陈珞强迫自己冷静一点,也是躲藏的更隐蔽一点,他大声道:“宋博楠,难道你不知道,埋怨社会的不公,是最没用的体现吗?只有懦夫才会这么做。你若是真的觉得不公平的话,那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你放开人质,我可以和你面对面开枪,到时候谁生谁死,就看彼此的造化,你敢还是不敢。”

    “哈哈,你当老子是傻子吗?老子现在就可以弄死你,为什么还要给你机会,做梦吧!”宋博楠丝毫不为所动,大笑道:“陈珞,你说我是懦夫,你现在的行为是什么,懦夫中的懦夫,只能让一个女人拦在你的面前挡枪,为你去死……你就不用再装了,你就是一个小人,一个伪君子……我现在,就是要让世人看清楚你的真面目,看清楚你有多恶心!”

    宋博楠很激动,激动的身体一直不停的颤抖,他的一张脸涨成了猪肝红色,双眼瞪的滚圆,死死的往外翻着,怨气加身,如身负厉鬼。

    “砰!”的一声,毫无征兆的枪声响起。

    宋博楠笑着笑着,就像是一只被卡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那笑声中途断掉了,他不敢置信的,扭过头往侧边看过去,就是看到了站在旁边不远处的仇媚,以及仇媚手里那把黑魆魆的手枪。

    宋博楠一手放开手里的人质,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侧边的太阳穴,他摸到了湿湿黏黏的东西,不用想,他就知道那是血……事实上,他的大脑已经开始停止转动,无法思考。

    他的眼睛瞪的更圆,彷如见鬼一般的看着仇媚,他抬起右手,试图开枪,手抬起一半就是不受控制的垂了下去,再也没办法抬起来。

    他的喉咙深处,发出几声咕噜咕噜的乱音,陡然,哈哈大笑起来:“温歆颜,老子恨你!”

    说完最后一句话,宋博楠的身体猛的往后一仰,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再无一丝的生息。

    开枪之后的仇媚脸色赤白如纸,她朝陈珞这边看一眼,嘟囔一声道:“真聒噪,打生打死的太讨厌了,而且竟然拿着一个女人做人质,真是太不要脸了。”

    声音不再娇媚,有着一丝无力的疲累感,陈珞想笑,却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一切,终于结束了,谁又能想到,宋博楠的结局会是如此的凄凉,他死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若是做鬼也有记忆的话,他到底是会大笑一场,还是会大哭一场?

    陈珞发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乱,乱糟糟的难以自控,有心朝仇媚说一句谢谢,还没说出口,就是见仇媚猛的扔掉手里的枪,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她是第一次杀人,估计也是最后一次,这种血腥场面早已超出她的认知,她为之战栗和害怕,几乎要崩溃掉。

    陈珞迅速跑过去,将仇媚搂入怀里,用自己的身体给他慰藉,仇媚一把抓过他的手臂,张嘴用力咬了下去,直到咬的出血也不松嘴……如若因为杀人死后要堕入地狱的话,她一定要拉着陈珞跟他一起下地狱。

    邱国华的车子并未开出去多远就停下来了,宋博楠已经疯了,他并不放心。

    宋博楠的最后一声怒吼声,直言喊出温歆颜的名字,带着浓浓的血腥之意,那一刻,温歆颜以为陈珞出事了,发疯一般的往外跑。

    邱国华用力将他拉住,大声告诉她是宋博楠死了,温歆颜僵硬的身体这才猛的放松,然后弯腰蜷缩在座位上,掩面激动的哭泣起来。

    这一刻,邱国华意识到,原来爱情这种东西是如斯伟大,他为之羡慕,并深深的祝福……

    ……

    柳桦晚上有活动,回来的比较晚,一进门就是见着潘奕赤脚跑出来的样子,她吓一大跳,赶紧将潘奕拦住,质问道:“你要干吗去,这么晚还不睡觉?”

    “我要去找陈珞。”潘奕的声音在颤抖。

    “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去找他干吗?有什么事情白天说就好了,赶快去睡觉。”

    “不。”潘奕倔强的道。

    柳桦就是有点生气,指责道:“你这个孩子,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你马上就要高考了知道吗?这个时候不能分心,到时候考不好的话该怎么办?”

    潘奕的眼角,眼泪流了下来,失声道:“妈,陈珞出事了,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啊……”

    “出事了?”柳桦也是吓一大跳。

    潘奕用力点头,绕开柳桦继续往外跑,柳桦不放心,一把将她拉住,潘奕彻底崩溃,蹲在地上大声哭泣起来,“妈,你就让我去好不好,我求求你。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真的,就这一次……我不去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妈,我求求你,我真的求求你……我真的什么都听你的……”

    柳桦为之动容,眼睛发酸,她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打了一圈电话,最后得到一个结果,紧绷着的一颗心,这才松了下来。

    她怜惜的将潘奕搂在怀抱里,抚摸着潘奕的头发道:“傻女儿,我问了,陈珞没事,他很安全。”

    “真的吗?”

    “真的,妈妈发誓。”柳桦无比认真的道。

    潘奕盯着她死死的看着,看了将近一分钟,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妈,谢谢你,谢谢你。”

    柳桦暗叹一口气,这个傻女儿啊,你在背后默默的为他付出这么多,真心希望他可以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好好的爱你疼你你一辈子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