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八章 宋允常双规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燕京的天空一如既往的沉晦,一年四季,似乎永远都没有变化。

    站在陈珞的这个位置,不管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尽管,燕京的天,已然是大变了。

    普通人的生活,不管是幸福还是不幸,都不会被打扰丝毫。燕京的高层,却是随着宋允常的第三次被带走,陷入震动!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陈珞也是尽量避免外出活动,安心在酒店里等待消息。

    期间不少人打电话联系他,远在云山市的徐天宇都打了一个电话问燕京这边的情况,问他自身的情况……这些事情都没什么好回答的,能够看清楚的,一眼就看清楚了,看不清楚的,解释再多,也无法理解这安宁的天空下,波诡云谲的序幕开章!

    如此过了十来天,三月底四月初的时候,燕京这边,再度被一枚重磅炸弹炸开了沉晦不明的天空,这一锅水,随着宋允常被秘密双规,彻底沸腾。

    双规是陈珞事先想到的结果,不过事情这么快就定下,时间方面还是让他大吃一惊,看样子宋允常身上的问题,比他心里所想的要严重许多。

    接下来便是集中性的新闻管制,在互联网消息远不如后世发达的年代,人民群众的新闻来源无外乎报纸和电视,在严令的新闻管制之下,宋允常双规的消息并未大肆传开,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却也是在燕京各个大大小小的圈子里,惊起一波一波的浪花。

    无数人惊呼,宋允常完蛋了,宋家,完蛋了。

    和宋家交往比较密切的人人人自危,如无头苍蝇一般的寻找出路,而冷眼旁观者,则是暗中拍手称快,暗中聚会举杯相庆。

    而这一切,都仅仅是发生在宋允常被双规之后的几天,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速度如斯之快,让人心生感叹。

    ……

    尽管随着宋允常双规的消息一层一层波浪式的传开,陈珞这边的各种问询电话也是密集起来,但是他的生活并未受到多少影响。

    在陈珞看来,宋允常双规,只是一个前提,接下来的地毯式的搜查和排查,才是真正的主题,宋允常一天不被定罪,一天不被从那个位置上撸下来,就有着无数的变故和可能。

    他不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和投资主义者,等待这一天,他等了太长的时间,他需要一个确切的结果。

    特别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诸多老牌政治家族集体失声的情况下,问题的严峻性就更是彰显无疑,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被当成靶子,那么所有的人,都必须小心翼翼的维持这份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这天,陈珞接到来自邱国华的电话,邱国华嘴里的一番话,再度在这场波涛汹涌的浪花里掀起一股旋风。

    宋博楠,东窗事发。

    这世上,除非你不做事,一旦做事的话,就不会有永远的不透风的墙。

    马红骏猝死的案件进展一直很慢,就在这几天,结果终于被爆出来了,凶手在宋允常被双规之后,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崩溃,将宋博楠给供了出来。

    同一时间,马家那边根据马红骏入狱前留下的几条隐秘的线索,找出了马红骏留下的一个秘密账本,账本上所记录的,全部都是马红骏和宋博楠之间的交往,其金额,高达三亿美元以上。

    宋家失势,马家唯一指望的后台垮掉,因此在这件事上表现的极为积极,一方面是要开脱与宋家之间的关系,另外一方面,则是要立功。

    马家的这一番作为可谓是及时雨,再一次将燕京这片天空搅的风雨不宁,形势岌岌可危,在宋允常的案子还没定下来之前,临门一脚就是要将宋博楠送进去。

    只是,宋博楠失踪了。

    谁也不知道宋博楠去了哪里,有没有离开燕京,中纪委那边的人撬开了宋允常的嘴,也是无法得到宋博楠的消息。

    秘密的搜捕行动在燕京范围内展开,全国范围内的出国通道被设置关卡,只等宋博楠第一时间自投罗网,为宋家这个风雨飘摇的政治家族,扣上最后一把枷锁,一举击溃宋允常最后的底线!

    ……

    陈珞不清楚这一连串的消息背后有多少人在自危,又有多少人在幸灾乐祸,等着一哄而上分享胜利果实。

    可是他宁静的生活却是因为宋博楠东窗事发的事情而被打破,再一次接受了一番调查,这一次调查他的不是中纪委,而是走程序的检察院。

    同时被调查的还有温歆颜,温歆颜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占同情的因素居多,因为她的车祸事件,也是由宋博楠一手主导的,她没有嫌疑,只是例行公事的配合调查。

    时间,转眼又是过去半个月,在等待事情尘埃落定的时间里,不少人,心头的火热情绪都是渐渐的冷却。

    而宋博楠那边,始终没有消息。

    ……

    1688酒吧。

    当无数人站在高处看着那凄凉的风景的时候,却没人注意到,底层的热闹,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喧嚣着。

    仇媚再一次见着陈珞的时候,依旧是那个风~骚妩媚的老板娘形象,似乎已然忘记那个夜晚在陈珞面前放~荡的场景,只是偶尔她看着坐在陈珞身边温顺的温歆颜的时候,又是会不经意间的眼中闪过一丝哀怨之色,表明她并不是真的对此事不在乎,她只是不敢太在乎。她需要用这一丝假装的坚强,来维系自己那来之不易的骄傲。

    温歆颜虽然被卷入事件之中责令配合调查,心情却还不算,有种终于放下心理的一块大石的感觉。

    她手里拿着红酒杯,时不时喝一口酒,昏暗的灯光下,面色白皙,瑕疵无尘,极为魅惑。

    邱国华在这种氛围内就比较尴尬了,他的眼色何其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仇媚今晚对陈珞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说不出来,却是不敢再去招惹仇媚。

    他一个人坐在一边,时而扫视着酒吧里面那形形色色的人影,有快意,又是有那么几分谨慎的味道。

    酒吧里面的重金属音乐开的很大,男男女女放肆起来不知节制,耳边难得有一丝的清宁,在这种氛围中,邱国华却还是再一次将声音压低,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话。

    “宋允常那边,不出意外,结果就快出来了……他的身份太高,位置太敏感,一旦出事的话就太招风,太招人嫉恨,这种高层人物,如若不早些给出一个结果的话,只怕会引发内部的一场大乱,是不被当今的社会形势所允许的,所以这一次宋允常可能会被一撸到底,结果堪忧。”

    “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我比较担心的是宋博楠,宋博楠已经疯了,原本在这种时候,我们是不应该到这种人多的地方来的,太过招摇了……前两天,有消息传在丰台区宋博楠露过一面,警察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不见了,不过至少可以证明,宋博楠还是在燕京的,他还没走……眼下宋允常发生这样的事情,宋博楠本身也是东窗事发,不难想象他现在会是一个什么状态……像是这种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我从来都不会对他的人品值报多高的期望。总之不管怎么样吧,只要宋博楠一天不被抓住,我们就一天要小心一点,不要被他有机可趁,他早已没戏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不得不防。”

    仇媚咯咯笑道:“邱公子,我倒是没想到你这人五大三粗的,胆子却是这么小,真是看错你了。”

    邱国华苦笑,不顶嘴。

    温歆颜本就为这事有些担忧,此时被邱国华提醒,内心的不安就是多了几分。如若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出几个了解宋博楠的人的话,她一定是其中一个,因为了解,才会厌恶,才会忌惮,也是深知以宋博楠的性格,一旦豁出去了,那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更不用说宋博楠现在是深陷绝地,毫无后顾之忧。

    温歆颜对陈珞道:“邱公子说的不错,这种事情不得不防,我们还是早点走吧。”

    陈珞点头,对仇媚道:“那我们先走了,你自己也注意一点。”

    仇媚不以为意的道:“我又没得罪宋博楠,你们要走就走吧,别烦我。”

    陈珞笑道:“反正话我是说了,听不听随你,到时候吃了亏,别在我面前哭哭啼啼就好。”

    仇媚柳眉倒竖,大手一挥:“滚蛋吧。”

    陈珞也不跟她争,拉着温歆颜往外走,邱国华紧紧跟上。

    没走几步,邱国华的脸色微微一变:“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是谁?”

    “宋博楠。”

    陈珞循着邱国华的指向看过去,灯光太暗,那边的人又太多,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谁是谁。

    他快走两步,快速道:“不管有没有看错,快点走,开车离开这里。”

    邱国华暗自点头,手伸入怀里,他的怀里有一把枪,如若宋博楠真的跑出来发疯的话,他不介意当街杀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