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七章 大动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和温家方面的签约动作很快,第二天上午温少宇就拿着合同的正式样本过来了。因为温歆颜的事情,陈珞对温家仅存的一点好感荡然无存,连带着对温少宇都没有一丝好感。也没耐心去一条一条的敲定合同细则问题,他只看了几个自己比较关心的数字,就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陈珞签约如此爽利,温少宇意外的同时又是欣喜,原本他还担心因为温歆颜的到来可能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

    搓着手,温少宇有点激动的少:“陈少,北方工业公司那边的几位老总想晚上请你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陈珞摇头拒绝:“你们自己去吧,我还有点私人的事情要处理。”

    温少宇看的出来陈珞的兴致不高,也不勉强,犹豫了一下,岔开话题道:“昨天晚上老爷子找我谈话了,说实话,对歆颜姐的决定,我虽然很惊喜,却也很意外。”

    陈珞淡笑道:“这是你们温家内部的事情,好好的跟我谈这个干吗?”

    温少宇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跟你解释一下比较好。我这个人虽然算不上是好人,却也算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对歆颜姐,我一直都极为敬佩和敬重,也是一直在向她学习,不管是出于理智还是情感的角度考虑,我都不太愿意她卸下董事长的职位,但是我尊重她的选择。”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陈珞摊手,兴致缺缺的样子。

    温少宇就是有点着急,觉得自己的话没说到位,他接着道:“陈少,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这并非我的本意,虽然老爷子将北方工业公司交到我的手里,但是我更加认可自己是暂时的代管,等到歆颜姐休息够了,想回来的话,随时都可以回来接手公司。”

    听的这话,陈珞看向温少宇,想看出他有几分真诚几分伪作,他淡笑道:“就到这里为止吧,如果你觉得这些话很有必要的话,你可以亲自和歆颜说明,我毕竟是一个外人,并不太适合插手温家的家务事。”

    说完陈珞站了起来,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温少宇苦涩的点头,也是站了起来。

    陈珞却是不再看他一眼,径直离开,温少宇看着陈珞的背影,忽然有一种浓浓的挫败感。

    即便北方工业公司被他如愿以偿的拿到了手里,但是兴奋感却没多少,陈珞的冷漠就像是一根刺一般的刺的他浑身发虚,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就是将他打败的一败涂地。

    “陈珞,难道我在你面前,终究只是一个失败者吗?你想让我仰望你,还是只是想打败我?我承认,我输了!”

    ……

    燕京的局势风云变幻,暗中各个大大小小的圈子时不时有各种消息传出,被卷入进去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一些打擦边球的在暗自侥幸的同时不免亦是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陈珞反倒是悠闲起来,偶尔去邱国华哪里吃吃饭喝喝酒,大部分时候都是陪伴着温歆颜和周妁几女。

    燕京这边的局势不轻松,他自己反倒是轻松的。

    一个星期左右,温歆颜将北方工业公司的收尾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虽然云山市那边的事项还需要她去处理,却也算的上是轻松了,至少表面上如此。她还需要呆上几天,陪陪父母,每次打电话给陈珞的时候,话语间都有着浓浓的痴迷眷恋之意。

    这天天气不错,阳光普照,春日的风光是越来越浓郁了,依稀能看到夏天的影子。

    邱国华的小院子里,陈珞邱国华和邓先志三个人喝着闲酒。

    邱国华是开娱乐公司的,对娱乐八卦之类的东西非常的敏感何热衷,喝着酒,他笑眯眯的对陈珞和邓先志道:“听说昨晚又有几个人被弄进去了,具体的身份虽然暂时不知道,但是眼下看来,燕京这边,不久的将来真的要发生一场大地震了。”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啊。”陈珞笑道。

    邱国华摸了摸下巴,感慨道:“你别说,还真有点……你们说我这个人是不是很八婆很小人啊,我自己前段时间受了点挫折,就是恨不能所有的人跟着我一起倒霉……不过话说清楚啊,我可没说你们两个,对我来说你们两个越好我就越好,最好是前途远大一片光明,我这个做小弟的在后面跑跑腿喝点汤就行了。”

    陈珞和邓先志都笑了,邓先志道:“你不是八婆,倒像是一个马屁精,堂堂邱公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传出去的话,对我而言根本就是捧杀的,你这样的话还是少说为好。”

    邱国华嘿嘿笑道:“别装,我知道你是喜欢听的,一整天道貌岸然高高在上的多不好,咱们哥几个在一起喝酒难道就不能轻松快活一点。”

    邓先志听的点头,赔罪了一杯酒道:“倒是我这个人的问题。”

    邓先志这个人并不清高,相反还有着极重的市侩气息,很是出名的一点心胸狭窄瑕疵必报,为此在燕京各大小的圈子里风评并不高,但是自从上一次邓先志在陈珞面前下了投名状之后,陈珞就是发觉此人并不简单。

    他并不是心胸狭窄瑕疵必报,他只是够狠,他要用自己强势的手段来镇住一些人,维持自己高傲的自尊,他野心很大,大到同辈中人望尘莫及,事实上,邓先志也正在这一条路上走的越来越远。

    关于邓先志的能量,透过马红骏的事情,就可窥见一斑,邓先志虽然在自己面前折了腰,但是陈珞对他并不轻视,相反很是看重。

    由于他的关系的缘故,邓先志也是渐渐融入几个人的圈子,彼此越来越熟络,说话方面,也是有些百无禁忌了。

    陈珞眯眼喝了一口啤酒道:“马红骏的案子呢,进展怎么样了?”

    邓先志一直在关注这个案子的进展,他道:“一直在调查,抓了几个人进去,前段时间还传出刑事审讯的传闻,大概是马家的人快被逼疯了,不过最终还是没出什么结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一个无头冤案了。”

    “真的是无头冤案的话,马家的人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个结果?”陈珞问。

    邓先志笑道:“马家不接受也没办法,要知道马家本来就不算多强势,是在跟着宋家的脚步之后才渐渐站起来的,现在马红骏一死,宋博楠那边又是冷落,马家的话语权自然是渐渐的旁落,他们现在敢闹,为的就是要争取一个为他们撑腰的人,不过眼下看来,他们估计要失望了,因为宋博楠根本就没有强行出头的意思。”

    邱国华接过话讥笑道:“宋博楠那边现在是自身难保,就算是想出头也是有心无力吧。”

    陈珞不太满意事情的现状,皱眉问道:“别的方面呢?”

    邓先志摇头:“马红骏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燕京这边短期内出了几个大案子,内部的视线都被转移了,这个案子关心的人并不多。如若真的想有起色的话,除非是有充足的证据,背后所揪出来的那个人,也是有大分量。”

    听的这话,陈珞只得无奈的道:“那倒是可惜了,宋博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邓先志想了想道:“他前段时间往上走了一步,不过并不容易,接着又是宋允常那边出现了些问题,没被打压已经算是侥幸了,估计难以翻出什么浪花了吧。”

    “宋允常,真的有问题?”陈珞压低了声音。

    邓先志干笑了两声,仰头望天不说话。

    陈珞则是一拍腿哈哈大笑起来:“这应该就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吧。”

    陈珞从未看轻过邓先志,也是知道作为老首长孙子的他,应该是有着自己独到的人脉资源和消息来源,邓先志在这个问题上不表态,其实就是代表是真的有问题了。

    邱国华自是也明白这一点,笑的开心,大声道:“我去拿酒,拿好酒,今日一定要喝个痛快,奶奶~的,好久没这么爽利过的。”

    ……

    邱国华离开之后,陈珞丢给邓先志一根烟,问道:“最近有什么压力没?”

    邓先志笑道:“压力一直都有,就看怎么去对待了,反正还没超出所能承受的范围。”

    陈珞又道:“算年纪和资历,你也应该要高走一步了吧。”

    对这个问题邓先志没否认,他点了点头:“领导和我谈过这个问题,不过眼下太过敏感,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涉及站队的问题,他的意思是再等等,我也觉得可以再等等。”

    “是继续呆在燕京,还是去地方。”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继续呆在这里吧,我在这里住了将近三十年,对这里充满了感情,真的去地方的话,可能不太适应啊……你也知道的行事风格,并不太适合主政一方,这一点,比较起徐天宇,倒是大大的不如。”邓先志感慨道。

    陈珞笑了笑:“也不能这么说,其实我倒是觉得,真的到地方的话,你一定比徐天宇吃的开,性格决定命运啊,徐天宇强势是不错,但是为人处世太过温吞,也太隐忍,不张弦布弓一切都安置妥当的话,不会轻易动手。而你呢,是那种狠辣的强势,刚中有柔,张弛有度,这才是真正的为官之道。”

    邓先志笑道:“你不说的话,我都没发现自己这么优秀。”

    陈珞道:“我是真的很看好你,也是真心希望你走的更远……一如邱公子所说,只有你走的更远,我这边才会更好。别忘记了,我们是朋友。”

    邓先志坚定的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点。”

    停顿了一下,邓先志道:“自我分析性格的话,我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我这个人的个性很偏激,又偏向于理想型,喜欢热闹,却不喜欢小热闹,更不喜欢那种泼妇骂街的打打闹闹……这种性格真的下放到地方的话,或许是民生之福,却注定和同僚之间相处的一塌糊涂,抬杠之事肯定层出不穷,我不喜欢那样的政治氛围,所以还是呆在燕京比较好……当然,如果有哪一天,在这个地方我呆不下去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养老吧,也不算是辜负了这满腔的热血和志向。”

    陈珞道“好,悲壮,凄凉,我就喜欢你这种个性!”

    邓先志也是咧嘴笑了起来。

    邱国华很快拿了两瓶红酒过来,兴致勃勃的将三个人的杯子满上,然后凑过来一点,压低声音道:“我刚才接到了一个电话,你们猜猜发生了什么事?”

    邓先志眉头微微一挑,陈珞则是心意一动,道;“说!”

    邱国华嘿嘿笑道:“宋允常又被带走了,宋博楠失踪了。”

    “什么?”邓先志失声道。

    陈珞也是情绪有点激荡:“这是第几次了,第三次了吧?”

    邓先志点头,陈珞又问:“宋博楠失踪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事和他有关系不成?”

    邱国华道:“这个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现在看来,肯定是查到宋博楠的头上去了,宋博楠那样的人,若不是做贼心虚的话,怎么可能失踪?”

    陈珞听的这话,一身靠在椅背上,低眉思索起来,邓先志则是迅速喝掉杯子里的掉,站起身往外走去,边走边道:“我先走了,有什么事随时电话联系。”

    陈珞和邱国华点头,脸色都有点沉重。

    风雨欲来的前夕,宋家父子一起出事,估计要将整个燕京震荡一番了吧,不知道多少人要在这件事情上大惊失色,心丧如死!

    宋允常再一次被带走,在这个节骨眼上宋博楠失踪,燕京这边的局势愈演愈烈,看样子,事情很快就要出一个结果了吧。

    想了想,陈珞问道:“消息来源可靠吗?”

    邱国华用力点头:“可靠并且确定。”

    他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简单的几个字,说的无比的沉闷,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审慎和压抑情绪。

    “那好,我们静待结果吧。”陈珞吐出一口浊气,肩膀上的担子,隐隐轻松了一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