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98章 三个人?四个人?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598章 三个人?四个人?[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https://m.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98章 三个人?四个人?

    彼时正是热烈激~缠的关键时刻,陈珞的身体紧紧的绷着了一张弓形,蓄势待发的正要进行下一轮的激战。

    敲门的声音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种时刻,还是显得异样的突兀。

    陈珞受那敲门的声音影响,差点控制不住一~泻~千里,赶紧稳住身形,满脸古怪的看向夏子苒道:“难道你不是一个人来的?有人在外面等你。”

    夏子苒也是疑惑的很:“我就是一个人来的啊,手机都是关机状态,没有跟人联系的。”

    陈珞苦笑:“那会是谁?这都快十一点钟了吧。”

    夏子苒刚才正处于一个情~欲高涨的状态,受这敲门的声音影响,热情褪去不少,她轻轻推了推陈珞:“你去看看。”

    陈珞自是不情愿的,可是那敲门的声音一直在响着,好似不开门誓不罢休一般,这多多少少让陈珞有点郁闷,从夏子苒的身体里退出来,随意扯上一条毛巾包裹住下半身去开门。

    床上的夏子苒立时全身上下被一种空虚寂寞感包围,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嘴,神情些许哀怨,不管是对她还是对陈珞而言,这敲门的声音都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陈珞将门打开,还没反应过来,就是一阵香风扑面,一个柔软的身体拥进了他的怀抱里面,那女人主动的勾住他的脖子,热情洋溢的献上自己的吻。

    这气息是如此的熟悉,陈珞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认出来。

    周妁!

    居然是周妁。

    陈珞微微一惊,不是说晚上有通告的吗?怎么也来了?

    陈珞此时满头雾水,可是根本无暇去想那么多,反手搂住周妁的身体回应起来,心里面那逐渐淡去的坏心思,在周妁出现之后,立即复苏,蠢蠢欲动。

    吻了片刻,周妁忽然一把将陈珞推开,低声道:“女人的味道?”

    陈珞错愕,然后就见周妁探头探脑的往床铺方向看了看,黯淡的墙头灯无法将整个房间全部都照满,但还是依稀可以见到一个女人的影子。

    看到那个女人的影子的时候周妁立即缩头,暗中掐了陈珞一把,就要转身离开,人都来了,陈珞哪里会让她如此轻易的离开,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顺势往怀里一带,然后将之抱了起来,大步往床头走去。

    躺在床上的夏子苒早就听到了玄关处的动静,正有着一丝不安的窘迫呢,哪里知道陈珞就是将周妁给抱了过来,几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床铺就是随之下陷,紧接着陈珞的声音传来:“子苒,帮我按住她。”

    “啊……”夏子苒一时反应不过来。

    “快!”陈珞的气息不稳,显然正处于一个极度兴奋的状态。

    这喘息声一下子就是挑起了夏子苒那残余的情~欲,她一个翻身,抱住了周妁不让她动弹,陈珞的动作更快,三两下,周妁身上的衣裤全部都被褪掉。

    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变少,周妁几乎窘迫的要死去,这个时候她哪里还会不知道自己今晚算是送羊入虎口了。

    原本怕陈珞晚上寂寞,这才偷偷的溜过来安慰的,哪里会知道夏子苒会是和她同一个心思,早就来了呢。再者,没想到夏子苒会是如此的胡闹,居然还真的听从陈珞的话将她给按住了。

    周妁此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想尖叫,却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让她发不出声音一般,无法发出声音来,唯一清楚的感知就是陈珞的一双怪手在她的身上抚摸起来,抚摸过处,一簇一簇的火花随之点燃,她的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

    一心以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应该会比较抗拒才对,哪里能够想到事实和自己所想的刚好相反,身体兴奋的程度简直难以想象,竟是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羞难自抑的呻~吟声。一种空前的禁忌快~感席卷全身,好似就这么被手一摸,就要达到高~潮一般。

    紧接着,随着双腿被大力分开,一种充实的感觉传来,周妁就是头皮一阵发麻,呻~吟的声音不自禁的变大,身体颤动的频率加快,无法形容的快~感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的密集,几乎要让她快乐的死去一般。

    她的一切反应都落在陈珞的眼里,之前陈珞还害怕周妁会剧烈的抗争,此时这么容易就被降服了,亦是自得无比,快速的动了起来,不让周妁有一丝喘息和反应的机会。

    疾风骤雨一般的剧烈起伏,不出五分钟时间,周妁就快要不行了,身体软成一滩水趴在陈珞的身下,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

    陈珞暂时放过她,朝夏子苒勾了勾手,夏子苒嘻嘻一笑,放开周妁,跪在床上翘起小屁股。

    陈珞对周妁所做的事情,早就让夏子苒快要不行了,再者见平素清雅淡冷的周妁竟是有这样的一面,夏子苒又是好笑又是兴奋,恨不能陈珞是在自己身上做那种事情,简直一秒钟都等不了。

    夏子苒这般主动,陈珞哪里会客气,放过周妁,提枪刺~入,这种事情上,夏子苒有的时候虽然有点捏捏,但是该大方的时候却绝对是大大方方的,她扭动着屁股迎合着陈珞,试图让快~感来的更猛烈一点。

    被陈珞弄的快要死去的周妁,微微侧过身体睁开眼睛看着夏子苒那娇媚放~荡的一面,又是满脸通红,不得不说夏子苒实在是太大胆了,居然会喜欢这样的姿势,而且还是在她的面前。

    而随着夏子苒那高亢的呻~吟声传来,周妁也是禁不住的夹~紧双腿,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空虚,好像陈珞此时正在她的身上驰骋驱策一般。

    两个女人都不知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们内心的那种羞涩感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满满的都是情~欲。

    陈珞自然也不会冷落周妁,在夏子苒差不多的时候,又是开始对付周妁,如此一来而去,两个女人都是被他折腾的不行,最后两具玉~体~横~陈在床上,雪白的床单,***的身躯,带着一种诱人发狂的魔力。

    陈珞的战场不停的在二女之间转换,谁也不曾冷落,只是不清楚是太过兴奋了还是怎么回事,酣战了大半个小时,居然一丝力竭的感觉都没有。

    陈珞的身上好似安装了拥有永动装置的发动机一般,永远不知道疲倦的快速冲~刺着,二女在一波一波的冲击下,早已情~迷~意~乱,累的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了,只能被动的承受着,同时心里暗骂陈珞的变态,以前也没见这样子啊,难道这种事情,真的有这么让人兴奋不成?

    陈珞的确好似有如被打了鸡血,这种状态,连他自己都难以理解,更不用说二女了,但是兴奋是肯定的。

    但是也有点担心二女的体力承受不住更多,陈珞这时正准备集中冲击释放,敲门的声音再度响起。

    满脸~红潮的二女听到那敲门的声音都是一阵紧张,同时又是小小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小小的休息一会了,不然真的会死人的。

    陈珞此时正处于一个极度兴奋的状态,那敲门的声音再度打断他的节奏,这可比第一次敲门的声音让他懊恼的多。

    只是敲门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由不得不去开门,陈珞无奈的叹一口气,伸手在二女的屁股上各自来一个:“暂时放过你们,给我等着。”

    说着,他拿过一条毛巾裹着身体去开门了。

    二女看着他的背影,齐齐一声轻笑,笑过之后,又是有点不好意思。

    要知道二女虽然是好姐妹,但是除了小时候在一起洗过澡之外,就从未出现过赤~~裸相对的一幕,更何况还是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出现这种情况。

    陈珞此时哪里会知道二女的想法,他只是觉得自己很窝火,很不满,他发誓,不管前来敲门的是谁,他都要好好的教训一番,不然今晚只怕是没法消停了,再来几次的话,估计真的会闹的他阳~痿的。

    开门,走廊的灯光照耀下,一个女人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口,她似是有些不好意思,见着陈珞赤~裸着上身只是围着一条毛巾的时候,更是赶紧低下头,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陈珞见着来人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失声道:“玉姐!”

    这声音有点大,房间内躺在床上的周妁和夏子苒都是听到了,赶紧钻进了被子里,尤其是周妁更是紧张的不行,她以为玉姐是前来捉~奸的呢,要是被发现三人之间这般胡闹,那不被气死才怪。

    玉姐发觉陈珞有些不太对劲,但是也没多想,她轻声道:“你睡觉了是吗?那我先走了。”

    陈珞挠头,问道:“这么晚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呢?”

    玉姐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晚上睡不着,想找你说说话。”

    “哦。”陈珞释然。

    这一个音节,在陈珞看来是毫无含义的,可是却是让玉姐莫名的一阵紧张,感觉自己的一张脸,正在一点一点的变红。

    此时,玉姐不可避免的想起那个晚上在香山所发生的事情,特别是自己疯狂勾引陈珞那一幕,几乎让她永生难忘。

    这几天来,一直都刻意避让着陈珞,但是心里面,却是时不时浮现出陈珞的影子,挥之不去,让她难以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今日一起吃了饭,那个久暌的身影再度出现在眼前,玉姐原本以为自己应该可以淡定的,但是哪里知道,就是这一顿饭出了事,让她晚上失眠了。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良久,还是睡不着,不免就是胡思乱想,然后陈珞的身影在脑海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玉姐最后实在是难以控制,这才会开车前来陈珞所居住的酒店。

    来的路上想法很简单,觉得陈珞应该是一个可以说话可以倾诉的对象,但是真正见面之后,玉姐就是发觉其实未必如此,特别是陈珞赤~裸着上半身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不由得,就是让她感觉到了一种暧昧的气息。

    孤男寡女,半夜三更,又是此种场景,想不暧昧都难吧。这才会让玉姐羞赧不堪。

    她哪里知道自己却是误解了陈珞的意图,陈珞正处于一种兴奋的酣战状态中,那是巴不得早点让玉姐离开,所以听说玉姐前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周妁之后,这才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陈珞哪里会知道玉姐此时会想这么多,他拦在门口,也没有让玉姐进去的意思,而玉姐说自己先走,却也没走的意思,一时间,彼此一个站在门外,一个站在门内,气氛变得有点古怪。

    好一会,玉姐懊恼陈珞实在是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自己说要先走,不过只是一句客套话而已,这陈珞居然也不让她进去,难道就这么站在这里说话不成?这一幕要是被别人看到了,那也未免太难堪了点。

    最终玉姐实在是忍不住了先开口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陈珞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情况,能够进去吗?

    陈珞这样子,更是让玉姐懊恼,她本就是一个极为傲娇的性子,要是陈珞直截了当的让她进去,她或许还会有点怀疑,觉得陈珞不安好心,可是陈珞一副极为为难的样子,倒是让她更是非进去不可了。

    她伸手,轻轻的推了推陈珞,陈珞无奈,只得让开,玉姐得意一下,这小子果然还是怕自己的嘛。

    她一脚跨进房间,刚进房间,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极为古怪的气息,玉姐虽然还是处~子之身,但是对这种气息并不陌生,她的脸一下子就是燥热的不行。

    “我……”玉姐张了张嘴,要说话,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珞又是一声苦笑:“还要进去吗?”

    玄关处比较暗,玉姐此时也无法看清楚陈珞的样子,只是觉得陈珞这句话是在调侃,一时更是来了倔强之气,她道:“为什么不进去。”

    陈珞无奈,反手将门关上,好在玉姐是女人,就算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他又哪里知道,玉姐表面上嘴硬,实则心里已经在打退堂鼓了,毕竟以她和陈珞之间的关系,还没到可以坦然面对这种事情的地步。

    玉姐小心的往前走一步,又是缩回脚步,因为内心太过紧张的缘故,这一脚缩的太快,身体重心一时不稳,跌倒在了陈珞的怀抱里。

    她的手胡乱的抓着,可是陈珞身上没有穿衣服,光溜溜的不好使力,那手一直往下滑,最后滑到陈珞的~小腹间,扯下了陈珞身上包裹着的浴巾,身体的重心还是没稳住,玉姐的手用力往下一抓,抓住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坚硬如铁,极为滚烫,玉姐就算是个傻瓜也明白那东西是什么了,赶紧松手,手一松,就是听到陈珞一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笨女人。”

    他咬着牙,说出这么一句话。

    玉姐更是不好意思,身体轻轻颤抖,一张脸红的快要燃烧起来一般。

    她死死的低着头,好似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这样一面的玉姐,对陈珞还真是稀罕的很,特别是玉姐今晚的打扮乃是极具女人味道的,刚刚洗完澡的身体散发着一阵淡淡的幽香,那幽香冲进陈珞的鼻子里,使得他还没完全发~泄出来的情~欲再一次蠢蠢欲动,那股情~欲的热流流转小~腹,使得他那东西不安的弹动了一下。

    这一动,直接顶在玉姐的小腹上,玉姐惊叫一声,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向陈珞,恰好陈珞此时也是低下头,四目相对。

    陈珞的眼中再无其他,只能看到玉姐那鲜红的嘴唇,那是多么诱人的一种颜色啊,他的喉咙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低下头去。

    温热的呼吸喷在脸上,那张脸在瞳孔中越来越大,玉姐的心情乱糟糟的,好似被成百上千只大象践踏过一般,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竟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玉姐的这个娇媚的动作,一下子将陈珞刺激的不行,哪里会有丝毫的犹豫,深深的吻了上去。

第598章 三个人?四个人?[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