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25章 出牌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325章 出牌[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https://m.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25章 出牌

    这一次陈珞来星城,原本就是抱着游玩的心思的,心想也就是将公司的下个季度的任务分摊下去,基本上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再者又是拖着夏子苒那个尾巴,吃喝玩乐,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只是因为董冉的事情,这一次的星城之行,开端就蒙上了一层阴影,然后是夏子苒忽然离开,引发变故,再就是晨曦集团进军低端文具市场的消息,然后贺春生这边,更是暗中掀起轩然大波。简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说是穷于应付也不为过。

    虽然目前事态还没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是陈珞也不能等闲视之,第二天又去和武远见了一面。

    对于省长全中科一系,陈珞所知并不多,虽然某些信息可以从贺春生那里获取,但是以彼此的身份,那种获取注定是不对等的,所以他宁愿麻烦武远。

    二人还是在茶楼见面,陈珞见到武远第一眼,就是发现,这个斯文儒雅的男人,憔悴了不少。

    这个发现,让他微微一愣,反倒是武远主动给他倒了杯茶,然后率先开口道:“你这次见我,是因为贺春生的事情吧。”

    陈珞去握杯子的手顿了一下,收了回来,道:“已经曝光了?”

    武远苦涩的摇了摇头:“这倒还不至于,不过你也要有心理准备,这事在有心人的眼里,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陈珞点头:“那么,全中科那边,是什么反应?”

    “蓄势待发。”缓缓的,武远说出这四个字,而这简单的四个字,就足以说明一切。

    陈珞也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脸色并未有多少变化,他伸过手去,将杯子拿起来,喝了一口茶之后,这才斟酌着问道:“那你觉得,这一次,贺春生的胜算,有几成?”

    武远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最多是这个数。”

    陈珞就是苦笑:“看样子你很看好全中科啊。”

    武远摇了摇头:“非是看好全中科,而是贺春生这些年,很多事情都做的太过了,毫无转圜的余地,要知道,有时候将一个人得罪的太狠了,就算是那个人是扶不上墙的小人物,也是可能会遭受到反噬的,更何况全中科的能量本来就惊人。”

    “他是什么背景。”陈珞当即问道。

    “燕京,温家。”武远咬着字道。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武远的脸色也是极为不好看,而陈珞得到了这条信息,也算是知道为什么武远不太看好贺春生了。

    毕竟全中科如果有燕京温家的背景的话,即便贺春生一系在江南省根深蒂固,各个方面渗透很深,也是很有被连根拔起的可能,而且就算是他也介入在内,也很难改变事情的具体结果。

    陈珞之前只是简单的以为这不过是两个派系之间的斗争,并未多想,而听了武远这一番话之后,就是得知事情比他想象中的更要复杂。

    要知道,为官之道,平步青云,一为权势,二为财富,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的屁股是干净的,贺春生这些年来大肆敛财,疯狂至极,那么全中科呢?何尝不是如此,这一点,双方可以算的上是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好。

    而贺春生之所以处于下风,一来是被全中科抓住了小辫子,事情大白于天下,而来,则是全中科的身后有燕京做靠山。

    两相比较,贺春生在这件事情上,处于下风是必然的。

    苦笑一声,陈珞道:“这件事情,你知道的时间应该挺长了的吧。”

    武远点了点头,认真的道:“时间的确是不短了,省长和省委一系这些年明争暗斗,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因为并未伤筋动骨的缘故,也算是未能彻底撕破脸皮,面子上还算过的去,所以虽然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是,倒也不至于引起国家方面的注意。但是这一次不同,全中科是铁了心要扳倒贺春生,可以想见,不久之后,江南省就是一场官场大地震了。”

    想了想,陈珞道:“那你呢,是哪一系的人?”

    武远一听这话脸色略微尴尬,道:“我是那个骑墙的人。”

    这话他自己说的苦涩,陈珞则是听的笑了起来,要知道骑墙的人,虽然可以两边不得罪,但是也是两边不讨好,这大概也是武远在和安玖相斗的过程中一直处于下风的一个原因了吧。

    不过武远是宁老的人,身份本来就比较尴尬,不管是靠向哪一方都不太合适,也只能骑墙了。

    是以陈珞虽然是笑,倒也没有嘲笑的意思,而是接着道:“那么,你应该也知道,我迟早会介入这起事件当中的吧。”

    武远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事的确有想过,也曾想过提醒你,但是当时事态还没这么严重,我以为至少还要拖上几个月的时间才会爆发,这才暂时没说。”

    武远是知道陈珞和李婉然走的近的,虽然具体不知道近到何种地步,但是以陈珞的脾气,只要事情和李婉然相关,他就没理由置之不理。这是陈珞的一个优点,但是也可以说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武远一开始不说,并不是刻意隐瞒事实,一方面是因为事情还没发展到这种地步,二来,是怕落一个挑拨离间的印象,但是这一次明显不同,陈珞主动要求和他见面,事情已经非常的明朗了,他也就没了隐瞒的必要。

    武远这话让陈珞很满意,他也是能够理解武远的处境,是以并无其他不满的想法,而是接着说其他的事情。

    话题既然已经说开,那么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武远在陈珞需求的基础上,认真的说了一些全中科的事情,特别是特点描述了全中科的性格和为人处事的特征。

    用武远的话来说,全中科是那种笑面虎一样的人物,表面上一团和气,处处与人为善,实则,却是随时都可能扑过来咬人一口,一口,便足以致命。

    而全中科的为人处世方面,极端表现的一点就是非常的要面子,死要面子的那种,一旦在某件事情上吃了亏,不管用什么手段,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找回场子。

    很现实的一个例子是当年全中科在基层的时候,曾经被一帮带黑社会性质的人拦车抢劫过,这件事情全中科忍气吞声二十余年,在所有的人,包括那一群黑帮人物,都忘记有他这么一个人的时候,在前几年,全中科忽然发起一场扫黑行动,直接在那群人的婚礼上,将一伙人一口气端掉了。

    这份隐忍,这份瑕疵必报之心,可谓是让人发怵,更何况,贺春生仗着自己是老资格,依仗在江南省官场上的人脉和能量,经常打压全中科这个后起之秀,这些年来,彼此早就结下数不清的怨隙,虽然全中科平素并未表现出来半点,但是不可否认,以他这种瑕疵必报的性格,一旦找着一点机会,势必是将贺春生往死里打压的。

    而全中科这些年来的隐忍也没白费,因为他终于找着一个向贺春生发起进攻,甚至将贺春生斩落下马的机会了。

    这样的机会当头,全中科根本就没有放弃的可能。

    所以,在武远的形容当中,隐隐是指明,这一次,贺春生算是倒了大霉了,而他本身虽然是中立的,亦是极为不看好贺春生。

    而且还隐隐暗示让陈珞离开是非的漩涡,不可涉入太深,这些事情,陈珞都懂,但是,他根本就不可能袖手不管。

    李婉然和贺家之间关系破裂,虽然几乎成了必然,但是李婉然对贺家毕竟还是有感情的,这份感情,定然要因为某些合适的事,某些合适的机会,才能画上一个句号。而这一次,很明显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这是李婉然所做出的决定,即便有这般那般不好,陈珞也只能是支持了。

第325章 出牌[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