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余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第12章 余波(本章免费)

    “小奕,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今天没有补习吗?”云山市市政府某家属楼内,潘父潘东明慈爱的笑着道,如若陈珞看到他的话,就会认出来是那晚奥迪车内的中年人。

    “没有。”潘奕恨恨的道,一想起陈珞那坏样子就咬牙切齿。

    “怎么,被人欺负了?”潘东明旁敲侧击的道,对这个宝贝女儿,他可是紧张的很。

    “哪里会,从来都只有我欺负别人的。”潘奕握着拳头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潘东明笑,“小女生可不能这么泼辣,没人喜欢的。”

    潘奕吐了吐舌头,“知道了,真啰嗦,和某人一样。”

    “某人是谁啊?”潘东明又问。

    “不知道不知道啦。”潘奕赶紧背着书包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用力的关上门,潘东明在门口站了几秒钟,回到沙发上看起报纸来。喃喃自语道,“小奕今天不太正常啊,莫不是和那个陈珞有关?”

    潘奕一到房间就甩掉书包跑到了床上,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天啊,自己刚才说什么了啊,父亲大人该不会联想到什么吧?

    潘奕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可是自己明明没做什么啊,有什么好心虚的,哼哼,死陈珞,被你害死了啦。

    过了一会潘奕开始做作业,拿书的时候从书包里掉落出几封没有署名的信,是情书,其中有两封是她自己的,看也不用看就知道是陈词滥调没意思,从小到大都不知道收到过多少情书了,都已经麻木了。

    而另外两封,却是别的班的女孩子委托她递给陈珞的,她本来是想放学之后拿给陈珞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想起陈珞那偷笑的坏坏模样,鬼使神差的就扣留了下来,这也是她今天和陈珞在一起多少表现的有点不自然的原因。

    “要不要看呢?”潘奕在心里问自己。

    小美女很骄傲,非常注重个人**,也从来不和别的女生一样八卦花边新闻,只是今晚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像是住进去了一只魔鬼一般,让她心里生出一种强烈的渴望想看看那些女孩子给陈珞的情书到底是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啦。”潘奕很努力的说服自己。

    “应该和男生写的情书不太一样吧。”另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看看也无妨吧,又不是什么大事。”

    “还是别看了吧,自己的情书都从来没看过呢。”

    “看吧看吧,自己好歹是班长啊,要及时制止学生之间的早恋行为,这是对他们负责,也是自己的责任。”

    潘奕最终找到了一个说服自己偷窥的理由,嘻嘻傻笑了一下,自己真聪明。

    两封情书一起拆开,潘奕就像是做贼一样的看的飞快,亲爱的我爱你等字眼占据大半部分的篇幅,委实无趣的很。

    看完之后潘奕又松了口气,没什么不一样吗,这写情书的人真没水平啊,太老套了。

    与此同时,云山市公安分局,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一则视频录像带。

    许是因为拍摄角度的缘故,画面并不是很清晰,有着星星点点的雪花,但是还是可以轻易的将其中的人影分辨出来。

    画面中,一个少年人先是大叫了一声老墙根要塌了,然后那些正在下围棋的老人被路过的几个年轻人带走,紧接着少年人就像是一只猴子一样飞快的窜起,跳到了老墙根的另外一侧,“砰砰……砰砰……”的闷响声连绵不断的传出。而很快,在马路的另外一个个方向,一辆渣土车高速行驶而来,眼看就要冲上十字路口,而那面墙壁忽然之间就倒塌掉了,尘土飞扬,隐约可以看到少年人模糊的背影,少年人狼狈的坐在尘土之中大口喘气,与此同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从另外一个方向窜来,红绿灯出现故障,比平时短了十秒钟,法拉利根本就来不及刹车就撞向了那辆渣土车……十分钟的视频播放完毕,会议室里还是很安静,公安局局长马涛回过头来,发言道,“各位对这段视频有什么看法?”

    一个戴着细框眼镜的中年人道,“马局,事故发生之后我们派专人到现场勘查过,将事故发生的时间和渣土车以及法拉利行驶的轨迹进行过详密的推断,得出一个无比吃惊的事实。”

    “怎么回事,你说说?”马涛道。

    那中年人就道,“是这样子的,你们可以看画面,当时那辆渣土车行驶过来的时候,因为红绿灯忽然出现故障的缘故,红灯比平常缩短了十秒钟,按照渣土车的正常行驶速度,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应该左转,左转的方向正是那辆法拉利开过来的方向,如若不是那排老墙根忽然倒下的话,十秒钟之后,渣土车应该会和法拉利在高速行驶的状态下车头相撞。而且在那个速度下,法拉利跑车势必会钻到渣土车的底盘下去,被渣土车碾碎,车毁人亡,而不是目前状态下的轻微碰撞。”

    “你的意思是,那个少年人是刻意将那面墙撞到阻止渣土车?”马涛的确是吃惊了。

    “是的。”中年人苦笑道,这个结果的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马上云山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袁洪问道,“按照这个说法,岂不是说那个少年人提前预知了这场交通事故会发生?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的话正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确实是太诡异了,中年人苦笑着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我和同事们也非常的吃惊,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子。”

    马涛皱眉思考了一会,缓缓道,“这个推演可靠吗?”

    中年人道,“既然是推演,肯定会出现一点细节方面的漏洞,但是大体情况就是这样子,因为最严重的后果没有造成的缘故,所以我们也很难想象两辆车子高速行驶相撞后会出现怎么样的情况。但是相撞却是一定的。”

    “那么,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马涛问道,事实上他想问的是这个少年人该怎么处理,但是事情毕竟太过离奇了,不好开口。

    云山市公安局的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是那个中年人道,“毕竟是一个小孩子嘛,就算是犯了错,但是这个错误及时阻止了一场恶**通事故,还是从轻处理吧。”

    马涛就笑了,“我还以为你会说他是个小英雄呢。”顿了顿又道,“有可能的话还是请他去派出所喝杯茶,录下口供吧,不过要注意一下办事态度,不要吓到他了。这一次如若不是老墙根意外倒塌,我们公安局这边可是要发生大地震了啊。”

    众人联想起市交通局那边的情况,知道自己这边确实是走了大运了,不过要说恭维一个小孩子的话自然是说不出口的,这群老油条都是官场老油子了,就算是心里想着事情,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很快,这段视频和诊断结果发到了两个人的手里,一份发到了市长潘东明那里,而另外一份,则是发给了住在市政府招待所的周妁那里。

    潘东明看了之后笑了笑,以他的渠道,自然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和陈珞有关,而且女儿最近和陈珞走的很近,他自然是要关心一下具体情况的。不过于他而言,最多的考虑是陈珞到底是怎么知道会在那个地段那个时间发生车祸的,要说只是巧合,万万是不可能的。

    而死里逃生的周妁,在看了之后美目之中微微透着惊讶以及后怕,她一方面惊讶画面中那个叫陈珞的少年人快速的临场反应,从大喊让那几个老人离开到爬墙,期中根本就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他是怎么做到的?而后怕的则是那份推演报告书,如若是按照正常的行车轨迹的话,这个时候的她,估计早就成为一具美丽的尸体了。

    “只是,他是怎么办到的呢?”周妁在心里想着,这一系列的事情根本就像是早已预谋好的一般,巧合的天衣无缝,如若说陈珞心机深沉布了一个局让人往里面钻的话,那么这个少年人的心思则实在是太深沉太恐怖了。

    不过周妁想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来云山市的消息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纯粹是一时意动下的冲动行为而已,她本来是在江南省省城参加一个慈善义演,因为某些事情闹的不太愉快才一时心血来潮开车出来散心,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

    “真应该好好感谢他啊。”周妁对自己道,“要不请他吃顿饭?或者送她一本签名的歌碟,现在的小男生小女生不是都喜欢这个的吗?他应该也会很喜欢的吧?”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够,毕竟人家救了她一命啊,“那,还是给点钱吧……可视他会接受吗?会不会觉得自己很低俗?”想着想着,大明星苦恼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