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劝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第8章 劝说(本章免费)

    陈珞回到家刚好到吃晚餐的时间,父母周末不用加班,回来的时间就早了点。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去珍惜,只是在这一世,他不孤单,他还有爱着他的父母,除了努力奋斗之外,他没有任何资格去伤春悲秋。

    饭桌旁父母隐有愁容,只是并未向他表现出来,大概觉得他还是个孩子,吃了饭之后就将他赶进房间去做作业。

    陈珞在房间里随手翻阅着手里的书,注意力却一直集中在客厅里父母的对话上。

    “最近厂里的效益是越来越差了,听上面说又要进行裁员,这一次要裁一百人。”曹冬梅叹息道。

    陈嘉华赶紧道,“你不是厂里的主任吗?这次裁员应该没你什么事吧?”语气很不确定。

    曹冬梅摇了摇头,“还不确定,上面的政策还没下来,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厂里的主任多了去了,这里面的竞争也是很大的。”

    “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啊?”陈嘉华问她。

    “这个暂时没有,只是危机感总是有的,你也知道,厂里效益低,东西卖不出去,上面的领导总是要找人来担责任的,指不定就被摊派到谁头上去了。”

    “怎么这样子啊。”陈嘉华不满意了。

    曹冬梅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们这样子无权无势又没关系,也只能这样子了,你在厂里怎么样了?”

    “还好啊。”陈嘉华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缓缓道,“我带的那几个徒弟还算争气,手艺都不错,过段时间应该能混个车间主任当当吧,工资应该会涨一点。”

    “那是好事啊。”曹冬梅立马道,说着她张着手指算了起来,“我现在的工资是六百,你的工资五百五,如果当上了车间主任的话,工资应该有七百了吧,算起来一个月加起来也有一千三了,省点用的话,一个月存五百还是可以的。家里还有一万块钱的存款,到时候应该够小珞上高中了。”

    陈嘉华苦笑,“能不能当上还是未知数,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你可别满世界去说,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这个我怎么会不清楚。”曹冬梅瞪他一眼,接着道,“不过读高中的学费贵了很多啊,一个学期要三千多块钱,如若我再被裁掉的话,家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要早点想好退路啊。”

    “还是得争一争啊。”陈嘉华建议。

    “要不去送点礼吧,先搞好关系。”曹冬梅有点异想天开。

    陈嘉华道,“就我们这样子能送什么东西?要是事情不成反而还赔了礼数钱。”

    曹冬梅不满的伸手指了指他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啊,就是一个木鱼脑袋,难怪这么多年还在原地踏步,一点长进都没有。”

    陈嘉华郁闷的抽了一口烟,不再说话了。

    房间里,陈珞清清楚楚的听着父母的对话,无声无息的一声苦笑。

    曹冬梅在一家国企的服装厂里上班,职位是一个小主任,其实这个职位并不和工资挂钩,只是一个虚名而已,用来满足曹冬梅和其他妇女们攀比的虚荣心罢了,而工作反而要比普通的员工累的多。

    而且服装厂连年的效益不好,亏损了六七年,每一年都有大批的员工被下岗,按工龄买断算钱,自然,那钱其实少的可怜。

    而陈嘉华则是在一家齿轮厂当车间师父,带着三个徒弟,手艺过的去,虽然不至于饿死,但是要发家致富是不可能的。

    父母都是老实人,一辈子勤勤恳恳的,也没想过要玩什么花样,工作了几十年,任劳任怨的熬着,只求到时候本本分分的退休,然后拿一点退休金过日子,不过很显然,服装厂要裁员的消息,打乱了这个家庭的生活节奏。

    父母的叹息响在耳边,让陈珞再也坐不住了,他扔掉手里的书推门走了出来,脚步声声有点大。

    “妈,你这次就主动下岗算了吧。”他建议道。

    曹冬梅一听不乐意了,“你知道什么啊,下岗了谁赚钱给你读书?小孩子不懂不要乱说。”

    陈珞知道自己这个年纪说什么都没有威信力,也不在意,他笑了笑走到沙发上坐下解释道,“不是说服装厂的效益不好吗?你每天累死累活的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曹冬梅就道,“就是下岗拿着工龄的钱也没多少啊,都不够你读高中,难道要坐吃山空不成?”

    陈嘉华也道,“小孩子安安分分的读书就可以了,管这些事情干吗?”

    陈珞撇了撇嘴,依旧笑着,“我就是说说,你们两个也别着急,如果不行,就当我是说着玩的就行了。”

    这话一出,陈嘉华后面的话自然说不出来了,曹冬梅却还要赶人,“就会乱说。”

    陈珞道,“妈,你先听我说完,再下结论行不行。”

    曹冬梅嘟囔一声,瞪他一眼,陈珞接着道,“妈,我刚才也听到了,你说你的工资一个月是六百,一年也就是七千二,按你的年龄来算,如果不下岗,至少还要二十年才能退休,二十乘以七千二也就是十四万四千,对吧?”

    “当然是的。”

    陈珞又道,“算上退休工资的话,一个月三百,如果您活到一百岁的话,也就是四十年,算起来也是这个数。”

    曹冬梅被逗笑了,“哪里能活这么久,最多活个八十岁。”

    陈珞挥手打断她的话,道,“妈你听我说,就按一百岁来算,你也就赚三十万不到,这里面除了家里的开支以及我的高中学费大学学费之外,还能剩多少?就算是提前预支的话,也一分钱都不剩了吧?难道说十年二十年中之后我们还要住在这个破旧的筒子楼里?”

    曹冬梅一听这话,不吱声了,陈嘉华要说话,陈珞就道,“爸,你的情况和妈差不多。”

    他故意说的重了点,关于时代发展通货膨胀等造成的工资上涨都没算进去,而且他也清楚的知道父母考虑不到那方面去。为的就是一针见血,给父母造成一个震撼。

    陈嘉华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讪讪的道,“听起来是这么一回事,难道真的不做了?那又去做什么呢?”

    “做生意啊?”陈珞马上道。

    “做生意需要本钱啊,我们哪里来钱?而且我们连卖什么都不知道,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这一次,陈嘉华没有再将陈珞当成一个小孩子,而是放下身段耐心的和他说话。

    陈珞微笑道,“做什么我自然是想好了,钱也不用你们担心,你们到时候尽管放心的做就是了。”

    曹冬梅眉头一皱,“你一个小孩子哪里来钱?尽会胡说八道。”

    陈珞道,“妈,那要不我们打个赌试试,你们厂里裁员不是还要一段时间吗?我们就打赌一个月内,我赚够二十万给你们开店做生意,如果没赚到二十万的话,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你们该干吗干吗?”

    曹冬梅和陈嘉华觉得他有点异想天开了,但是也不好说什么打击他积极性的话,也就僵硬的点了点头,是否放在心上就不得而知了。

    陈珞也就是先给父母点个醒罢了,算是提前打个预防针,也没奢望他们会马上就听自己的,也不管父母异样的目光,起身回房。

    陈嘉华和曹冬梅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平时屁都不放一个的儿子,今天是怎么了?

    陈珞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急于求成,得有耐心,循序渐进的和父母分析其中的利弊,这个需要时间,而他去赚钱,也是需要时间的。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一家人和和煦煦,父母特意不提昨晚的对话内容,陈珞也就不说,他知道这是父母在耍小心机,也不说破。

    吃完之后背着书包去上学,一路上脑海里想着的全部是赚二十万的事情,只是空有重生者的理论优势,实践起来却相当麻烦。

    令人郁闷的是他前世是从来不买彩票的,不然随便记下一组数字都足以赚够二十万了,陈珞心想要不写本书去换钱好了,但是只是想了一下就否决了,他现在没有电脑,用纸和笔写书,即便是抄书,一本几十万字的书也不知道要写到猴年马月去。

    郁闷啊,陈珞重生之后,第一次为一件事情苦恼了。

    来到教室里刚刚坐下,顾飞就神秘兮兮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陈珞,成绩出来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

    “你都一点都不关心?”顾飞笑着问他。

    “有什么好关心啊,我感觉这次考的还不错,很有信心。”陈珞笑道。

    “吹,你就接着吹吧,哪一次不是被我甩出去几条街远啊,而且我看你开学以来总是在课堂睡觉,都没认真听讲过,不要考个倒数第一就完蛋了。”顾飞鄙视道。

    陈珞伸出一根中指鄙视回去,“放心,我们不妨打个赌,我绝对比你考的好。”

    “一顿午餐。”顾飞马上道。

    “十顿。”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陈珞笑的很阴险。

    “我靠,你小子吃春药了啊,行不行啊,别到时候打了自己的脸。”顾飞尖叫道。

    “你就说吧,赌还是不赌,别婆婆妈妈的。”陈珞等着看他笑话呢。

    顾飞一咬牙,“赌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