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历史的轨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第6章 历史的轨迹(本章免费)

    虽说这具青涩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猥琐灵魂,心智已经足够成熟,但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还是让陈珞实实在在的心惊胆战了一番。

    晚上的时候费劲唇舌向父母解释说外套和毛衣给了班里一个贫困的学生,然后顶着父母质疑的目光吃了一顿不太愉快的晚餐。

    好在父母虽然怀疑却也没多说什么,他们家里的条件只能算是基本的小康,远远够不上富裕,虽然儿子一口咬定自己做了好人好事,母亲曹冬梅还是唠唠叨叨的说了不少闲话。

    陈珞一一应了下来,发誓加保证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然后灰溜溜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这个晚上他趴着睡了一个晚上,估计是压迫到心脏导致气血不畅的缘故,迷迷糊糊居然一连做了好几个噩梦,梦中无一例外都看到周妁那张美的让人惊艳的脸,只是那张脸上沾满了血污,有如贞子。

    第二天照常去上课,因为有心,所以特意在报刊亭买了一份云山市的早报,云山市的闭塞和贫穷一度导致这个政府班子非常的专政,根本就不允许在眼皮子底下报道不利于云山市发展的新闻,但是和陈珞所想的那样,那个周妁身后的背景着实恐怖了一点,昨天傍晚所发生的那起车祸,以一种出人意外的速度登载在了报纸的头版头条。

    新闻上刊配了几张事故发生的图片,渣土车和法拉利的都有,还有那面坍塌掉的老墙根的图片,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写上周妁的名字。

    这起交通事故所造成的影响很大,就在昨天晚上云山市市政府就紧急召开了内部会议,会后当即将交通局的几位领导控制了起来,而那名倒霉的渣土车司机,则根本就不用经过任何程序,直接送进了牢房,这就是专政的效应。

    陈珞看完之后随手塞进书包里,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历史既然依照既定的轨迹在发展,交通局的那几位倒霉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唯一庆幸的是云山市市长躲过了一劫。

    陈珞摸着鼻子笑了笑,这算不算是自己重生之后的蝴蝶效应。

    昨天晚上没睡好,在课堂上当然要好好的补觉,顾飞这小子家里有点关系,隐约知道昨天发生的那起交通事故的传闻,和一干同学吹的天花乱坠,只是他终究是不知道周妁居然也是当事人之一,不然话题铁定精彩许多。

    第四节英语课的时候陈珞才有了点精神,韩淑芸比较崇尚欧美那边放羊式的教学方式,很少照本宣科的翻书,只是略略讲了一些生僻的单词发音之后,便让班级里进行小组讨论。

    只是可惜的是,他没再给陈珞卖弄风骚的机会,这让本来积极的陈珞多少有点无趣。

    中午放学陈珞照旧和顾飞一起去吃饭,顾飞今天整个的就像是一干话唠,不停的抖着他本就不怎么明白的官场知识,然后扬言这一次有多少高官要落马云云。

    陈珞只是听着,也不回话,路过潘奕边上的时候,发现潘奕没有在绞尽脑汁的做数学题目,居然在看海报。

    周妁的海报。

    海报中周妁一身发黄的军大衣,梳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鹅蛋小脸精致无暇,水汪汪的眼睛就像是要流泻出一汪春水来一般,分外迷人。

    陈珞平素不怎么爱看电视,但因为曹冬梅特别喜欢周妁的红色电视剧的缘故,有时候也跟着看一两眼,知道这幅海报是最新上映的一部五十集的红色电视剧中的剪影。

    “你喜欢周妁啊。”他淡笑着问道。

    “啊……哦……嗯……”潘奕脸红的点了点头,赶紧将海报折叠夹到了书本里。

    “我也喜欢。”陈珞笑了笑,跟着顾飞离开。

    潘奕感觉莫名其妙,这算是什么意思?不过又想起周妁也是一个美女,小小的心思便活泛起来,这个家伙真是大大的坏啊,是个美女都喜欢。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都这么平静无波的度过,后背的伤口也慢慢的结痂脱落,陈珞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便试图像个好学生一样的听老师讲课,偶尔发言,但是并不积极。

    初三的课业繁重,但是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强悍的记忆力和分析能力让他在学习这些并不繁琐的知识的时候如鱼得水,但是他上课的态度太过轻蔑和随意,还是让任课老师多少有点不满,特别是他上语文课做数学作业,上思想政治课做英语作业这种行为,更是让几位老师恨的欲生欲死。

    陈珞以前是从来不做作业的,顾飞也不做,顾飞看到陈珞忽然变得热爱学习起来,心底有点失落,他以为陈珞是在装样子,装模作样的嘲讽过几次之后发现陈珞是动真格了,也就收了心思。不过更多的时候,他还是抄陈珞的作业。

    这期间张光耀那群人来找过陈珞几次,扬言要放他的血,陈珞虽然并不是很在乎,但是也不敢小看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那种冲动不要命的劲。

    如此过了几天,星期四的时候,初三下学期第一次中考模拟考试到来了。

    铁了心思要一鸣惊人的陈珞认认真真的考了两天,考完之后放假两天,陈珞终于有点时间做自己的事情了。

    事实上近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思考着自己重生的意义,拾遗补缺,弥补当年的遗憾自然是肯定的,生命中那些曾经出现在身边的人,一定要牢牢的抓住,生命中白发苍苍来不及享受生活便老去的父母,也要让他们好好的安享晚年。

    陈珞永远算不上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更多的时候他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小市民的心态,保护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不受伤害便是最大的满足,而这一切的前提,则是建立在厚实的物质基础上的。

    赚钱,似乎成了目前迫在眉睫的事情。

    1996年的时候国内的规模产业群并不是很多,大部分资源都集中在国企,虽然改革开放催生了部分地区的经济发展,但是要做到全国上下雨露均沾永远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没有足够的政策和资金支持的情况下要想在云山市大展拳脚,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这些事情,只能一步一步的来。

    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陈珞跑了云山市的几个高中,同时记下那些准备租赁的店铺的位置,印象中当年有一家精品文具连锁店就开在云山市的几所高中门口,一中、二中、八中都有……那家文具店具体是什么名字陈珞记不清楚了,让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那一家子就是靠着这几家文具店成了云山市率先富裕起来的一群人,短短两年时间内完成了从开店到批发然后到上游工厂的产业群,而后在两千年转手卖出去的时候,卖了差不多八千万。

    陈珞在几所高中转了一圈发现除了几家小的杂货店里兼售文具之外,并没有专门的文具店,小心思不免活泛起来。

    他用笔抄下那些等待租赁的商铺的联系方式和地理位置,然后晃悠悠的准备回家。

    经过一条胡同的时候意外的看到张光耀那五个人,陈珞一声苦笑,暗叫不好,拔腿就要跑,张光耀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马上堵了过来。

    “小子,不想死的话就尽管跑吧。”张光耀冷笑道。

    在校门口的那一次本来有绝对胜算的情况下居然被陈珞阴了一道,最后还弄的狼狈叫了家长,这对张光耀来说根本就是奇耻大辱。这些天他一直在琢磨着该怎么报仇,哪里知道刚好就在这里遇上了。

    “额……不跑,那就不跑吧。”陈珞说着,果然站在原地不跑了。

    张光耀骂一声装逼,带着人走了过来,“该怎么做,你清楚的吧。”张光耀狰狞的道。

    “不清楚啊。”陈珞很无辜。

    黄毛最不喜欢的就是陈珞说话的方式,表现的很是冲动,第一时间就要上来给陈珞一脚,被张光耀拦了下来。

    张光耀的脸色很不好看,冷冷的道,“小子,不管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我都明着告诉你,你最好是不要还手,让我们打一顿,说不定我们还会手下留情,另外,赔偿我们两百块钱的精神损失费。”

    “哦……啊……我没钱啊。”陈珞耸了耸肩膀。

    “你的意思是不合作了?”张光耀咬着牙道。

    “真没钱啊。”

    “敬酒不吃吃罚酒。”张光耀也没什么好脾气,一挥手,开打,打了再说。

    陈珞身体微微弓起,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无法善了,避免不了要打架了,虽然被堵在狭窄的胡同里让他有点意外,但是这是优势也是劣势。

    不等到张光耀等人冲过来,他率先动了,脚下一蹬,速度很快,迎面一拳砸向最前面的黄毛。

    黄毛暗叫不好,往旁边一躲,挤的他后边冲上来的人往旁边移动了一下,将张光耀暴露了出来。

    陈珞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速度再次加快,砸出去的拳头五指倏然张开,一把扯住张光耀的衣领,将张光耀扯了过来。

    张光耀猝不及防之下脚下一个踉跄,被陈珞扯着走了几步,跌倒在地上,陈珞握拳,对着他的太阳穴就是两拳砸了下去,生猛而凶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