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月上柳梢头…  至尊神魔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月上柳梢头…[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https://m.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光渐暗,太阳余光正被虚空撕裂,宛若一轮弯月,挂在虚空上。

    虚光迷蒙,山间一抹淡淡的水汽正蒸腾而起,在太阳余光中闪烁着几分仙意,与这片荒原互相衬托,呈现出生机勃勃的画面。

    劲草寸生,爬满整座山,一株株老树参天而立,因其迷蒙着水汽,显得郁郁葱葱,像是正在吐息的神明,迎对夕阳,傲古苍穹。

    灵城,灵武山。

    这座山埋葬着曾经的欢声笑语,恩怨情仇,更葬着很多人的记忆与岁月,因那场血难,坚守这座山的武修大多殒命,唯有几位武修能够活下来。

    岁月已老,天地已枯!

    这座山虽然还充满着灵性,但已是一座荒山,曾经的血难已过,但伤害亘古,人们不愿意在这上面建立起势力,物是人非,完全没有必要。

    此时。

    灵武山前荒山,一间小茅屋几乎已被荒草掩盖,腐朽的竹木坍塌一片,能够看到的仅仅是原址而已,茅屋门口挂着的风铃还在,它埋在泥土中,半偏裸、露在外面,精钢斑驳着点点锈迹。

    门前的荒草很高,要是在二十年前,倒是依稀能够看到被荒草掩盖的小道,而现在这里唯有人腰深的荒草,而那茅屋则仅剩下几根朽木透过那在风中摇曳的荒草中显露出来。

    腐朽、荒废!

    这间茅屋连同曾经的人物一同埋葬在这里,还有曾经那唯美的故事。

    忽然。

    罡风呼啸,荒草完全被这股罡风撕得稀碎,禁自形成小道,蔓延到茅屋废土前,在那罡风中一位靓丽的玉女出现,飞落下来,望着那荒废的茅屋满目暖意,更带着淡淡的心伤。

    那时,故事正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时,他们稚嫩而穷酸。

    那时,他还只是襁褓中的孩童!

    她嘴角微弯,望着茅屋愣神,像是在思考着过去的事情,而后,才向着茅屋迈步,将四周的劲草减除,泥土翻新,又被她以力量压平,坚固亦如磐石。

    不多时。

    她将腐朽的竹木捡起扔掉,清理出一大片空地,不过那泥土中的风铃却是被其小心地捡起,呵护在手心,像是个孩童般的痴笑起来。

    “它还在呢。”

    她幽幽的开口,声音清脆,宛若黄莺。

    在痴迷片刻,她便做出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她飞向远方竹林,将里面粗大的竹木劈落下来,扛在肩上,匆匆而回,更是将竹木编制成排,一同插在泥土中。

    竹木落,则竹屋已生成出来半面。

    接着。

    她手起刀落,将一根根竹木精心打理,变得温和圆润,并列在一起可遮风挡雨,少了精钢尘土的坚固,多了出尘气质的温馨,她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而后。

    她便将那些竹木带着枝桠与叶片盖在立起的竹节上,以坚硬的藤条勒住,前后加固,像是一道道龙蛇在竹木上缠绕,勾勒出完美的形态。

    一间茅屋立于她面前!

    风吹疏影,飘摇淡香。

    “与先前不大像了呢。”她痴笑着开口,尽管这间茅屋与先前大不同,少了那寒风料峭的寒意,多了一抹温馨的味道,以前的茅屋像个避难所,而现在更像是个家。

    家!

    多么温馨的字啊。

    “还差一张床。”

    她微笑着,将剩余竹木削减,打造成一张竹床,很是坚固,在茅屋内不会显得吱呀作响,而且,竹床被加固,藤条由床下穿过,勾勒出一种奇诡的灵纹,哪怕是凌厉的力量也未必能够将其击碎。

    这张床很大,足够两个人入睡。

    这张床更温馨,足够两个人孤苦相依!

    这张床更是盛满她整个青春的暖心与依恋。

    “还有一口锅!”

    “还有一个勺!”

    她身躯匆匆,正忙碌在这些事中,像是个勤快的小媳妇,正在努力的营造家的氛围,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完整的家,她只想在离别前,用尽全力去呵护这份感情。

    仅此而已。

    “他会喜欢吗?”她在心中问自己。

    “他会喜欢的!”她在心中肯定的说道。

    微风中,她秀发飞扬,恬静的脸蛋上布满喜色。

    夕阳下,她额前沁出淡淡的汗水,修身的衣服贴在身上,将其丰满的身躯完美的勾勒出来。

    咻!

    骤然间,那靓丽的身躯飞去,一柄秀气的利剑夺空而过,剑气像是闪电飞向四面八方,穿透无尽荒原,压得荒草尽俯首。

    于顷刻间,草木纷飞,形同雪片飞落下来。

    当她飞落下来的时候,整个荒原发生变化,那无尽劲草竟是形成两个字。

    风清!

    凌风的风,凌清的清!

    一弯清月爬上枝头,正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做完这一切,凌清很是娴静地坐在揉揉青草上,将一只被她无意间掠杀来的野狼洗剥干净,放在那口锅中烹煮,在微微烈火映照下,她清灵而充满魅力。

    她就是这么个单纯的女人!

    不知何时。

    一位青年已来到荒原,他站在劲草间,远远地望着这一幕,看着她亲手搭建茅屋,亲手制作竹床,更亲手烹煮美食,她还是那般美丽,亦如当年。

    他手脚僵硬,心情湿润。

    这样的恩情,这样的珍惜,哪怕是铁石心肠都要感动,他因她而活,这些年更是为他而活,征战疆场,血战数万里,她为他付出太多太多。

    可!

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月上柳梢头…[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