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龙吟月!  至尊神魔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龙吟月![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https://m.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谓三虎?

    那是仅次于王者的人物,他们骄傲而狂放,他们自古横推,唯一能够让他们臣服的就是盖世力量,王者就是这样的人物。

    因而。

    他们能够臣服于王者。

    但!

    他们不会向一位弱小的真神俯首认输,他们的骄傲不容许,他们的执念更不容许。

    他拎着利刀向秦弑天走来,杀气盎然,体内少有的力量正在凝聚,他要劈出这一刀,胸口的伤势正因他的脚步而变得严重,丹田都已在撕裂。

    反观秦弑天,伤势远比灵虎严重太多,先前的道伤彻底爆发,击碎的何止是身躯,还有力量,现在他已经力竭,只能眼睁睁地望着灵虎走来,而无法做出反抗。

    这是最惨烈的战斗。

    然而。

    就在此时,一道光出现在秦弑天前方,那是一只五彩斑斓的神鸟,锐利的气势正以不可逆的势头喷薄,压制千古道,得到真龙血沐浴,天神雀的远祖血揭开封印,正一重重的沸腾。

    它掀起无尽狂风,将那灵虎吹倒,而罡风的可怕更是将灵虎进一步重创,让他仰躺在地上,挣扎半晌愣是没有爬起来,而傲娇鸟则是带着秦弑天离开。

    “何人敢干扰这场战斗?”龙虎神目锐利,击破虚空向着傲娇鸟打来。

    这是生死对决!

    敢于搅局的都将被三虎毙掉。

    “灵虎已输!”傲娇鸟义正言辞的说道。

    “生不败,死才是输!”龙虎冷冽的说道。

    “他是一位神……骑士!”

    傲娇鸟知道事态并不及它想的那么简单,或许神虎、龙虎目前不能分神杀来,但那王者可不一样,而且这场战斗讲究的就是公平,他们必须站在道义的立场上。

    因而。

    天神雀只能暂时将秦弑天这个家伙奉为主人。

    “神骑士?”

    众神一怔,进而额首,难怪先前秦弑天会这般弱,原来是一位神骑士,而其却并没有依靠神兽的力量来压制灵虎,倒是个人物。

    事实上。

    秦弑天的神兽是麒麟,只因麒麟正在闭关这才没有出世而已。

    神虎、龙虎目中闪过一抹戾气,但却找不到任何理由,灵虎的对手已经单兵对决,在生死关头祭出神兽,谈不上对错,何况,灵虎的确已输。

    并不是每一位真神挑战都是要赌命的。

    “哼,敢伤三弟,那是要付出代价的!”神虎率先发难,杀向潆泓的力量更不可一世。

    嘭!

    一拳而出,潆泓倒飞三十里,腹部撕裂一个血洞,一条手臂已经被打废,俏丽的容颜已被鲜血掩盖,形势非常危急,而在神虎的威压下,潆泓只会更惨烈。

    “不该如此啊!”

    凌风皱眉,傲娇鸟还是太急躁了,想要“正义”的救出秦弑天,完全不用找这样的借口。

    你可以说:两位真神都已重伤,等他们痊愈再战嘛。

    也可以说:灵虎已重创垂死,我们不想看到他毙命,因而点到为止。

    凌风本意是想将傲娇鸟当成一张王牌打出,能够救出潆泓、冬雨,进而力压神虎、龙虎,可现在看来这张王牌已经用掉,接下来的战斗怕只能依靠潆泓、冬雨自己。

    呛!

    一柄战戟出现,落在神虎的手中,他向前刺出,直接刺穿潆泓的一条腿,将其崩在虚空中。

    潆泓一声悲鸣,心生悲壮,至此她的人生将发生转变。

    “曾为月神,可此后却再无我。”

    她凄惨淋漓的说道,内心悲痛,可这个念头仅仅一瞬间闪过,而后她便说道:“那就让我为月神宫最后一战吧!”

    她手中飞出五彩剑,向前挥出,与神虎进行最后的战斗。

    嗤!

    一声轻响,神虎战戟刺破潆泓肋骨,将其生生挑杀起来,正在瓦解她的力量。

    “生死有命,可我还是看不透啊。”

    潆泓闭上眼睛,动用最后的真力进行对撼,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不想这般死去,可是那力量在哪里呢?

    “月神宫要的不止是传承,而是逆势而上……有一天,你会与第一月神并列,你是……月仙。”

    在生死的刹那,凌风的话音在潆泓的心中浮现,他击碎月神宫,他在点醒自己,更逼迫自己拼尽生死而战,而现在她却在凌风失望。

    “月神宫……第一月神,为何我们始终走不出那一步?”

    潆泓痴痴的呢喃,浑然忘我,唯有力量在压制战戟。

    “无月、无神……”

    忽然间,月神心经在她体内激荡而起,一股与众不同的感悟正在飞上心间,那是月神心经最后的推演,那是第一月神的禅唱。

    那困扰着月神宫千秋的心经似乎在这一刻解冻。

    无月、无神、无传承。

    突兀间。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龙吟月![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