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何谓问道?  至尊神魔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何谓问道?[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https://m.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刻。

    天地昏暗,一轮夕阳挂在远方天际,洒落下酡红的光,落在那位斗篷人的身上。

    在夕阳中。

    那单薄消瘦的身躯正被放大,释放着淡淡的血光,他站在天宇上,声音中充满了怜惜,像是一位父亲在怜惜自己孩子一样,恨不能让她过的更好一些,恨不能以身相换。

    但是。

    他身上的气息却是那么犀利,放佛一柄刀正要自他眉心喷薄而出,锋芒破空。

    行澜瞬间傻眼。

    望着那斗篷人,心中掀起了骇浪汹涌,她知道这个人是一定会来的,可当真正见到的那一刻,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这个让蝶主崇拜与倾心的男人,就在眼前。

    他,就在这里!

    温暖的怀抱,关心的声音,还有那满腔的怜惜,让行澜瞬间失神,下一刻,她俏颜上滑落下两行清泪,所有的委屈与痛苦似乎都在这清泪中彻底散尽。

    斗篷人徐步而行。

    他一步而过,直接迈过顺天门众神,落在那座山顶上,将行澜交到行颜手中,心痛的说道:“辛苦你们了,你们本不该受这么苦痛,接下来交给我吧。”

    “你……”

    行颜一怔,俏颜疑惑,这个人是谁?

    “他似乎与姐姐很亲密呢?”她在心中这样说道,可等到她想问的时候,那个人已悄然离开,出现在神空上。

    “姐姐,他是谁啊?”

    行颜皱着靓丽的眉头,问道:“他是来解决这场战斗的吗?可是就他一个人啊。”

    “他……就是我们要等的那个人啊!”

    行澜蹒跚地站着,望着神空上的那斗篷人,满目疯狂,满目狂喜。

    他来了啊!

    “逆神立刻退出战场!”

    斗篷人仰天大喝,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喙的力量,那冷傲的气质与非凡的气魄,震慑了在场每一个人。

    “这谁啊?”

    顺天门门徒撇嘴,还真是大气魄,一上来就让逆神退出战场,披个斗篷,玩神秘么?

    事实上。

    逆神众神也非常疑惑,这个声音与众不同,并非是逆神重要人物,更非行澜的声音,而且这个时候退出战场也等于任人宰割,东极州怕是真的要落入顺天门手中了。

    “我知道辛苦你们了,但这是我的战场!”

    斗篷人心痛的说道:“这些年来你们不易,我知道的,每一位牺牲的逆神,逆神都会记住,此刻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立刻退!”

    “是!”

    逆神不敢耽搁,知晓这应该是一位重要人物,不过太神秘了而已。

    他们立刻脱离顺天门门徒,自其中撤走,远离战场,飞到山顶四周警惕起来,所有人都望着那位斗篷人,神情疑惑,唯有行澜满目激动与疯狂。

    这就是气魄!

    他在心痛!

    “你是谁?”

    顺天门门徒冷冽的质问,瞬间飞空而上,数百位武修立刻将斗篷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五位真神则全部冷厉起来,在这个斗篷人身上,他们体会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行澜,他是谁?”

    逆神在东极州的首领飞来,望着行澜,满脸凝重的说道:“他一个人似乎拦不住这么多人吧?”

    “旁人不行!”

    行澜额首,说道:“但是,他一定可以,因为……他是信仰!”

    ……

    天宇上。

    斗篷人气魄非凡,站在顺天门门徒中心,神情睥睨,傲视天下。

    “战斗,这是逆神的荣耀!”

    一声爆喝,他直冲神空,出现在顺天门门徒上空,双足用力跺下,霎时,雷鸣声震塌天地,无尽涟漪向四周扩散,恐怖的狂潮,歇斯底里的疯狂起来。

    一声如同巨锤,轰在每一位顺天门门徒的身上。

    那围困着斗篷人的数百位武修瞬间沉了下去,一位位喋血,一位位血肉模糊,在那恐怖的狂潮中,瞬间爆炸,根本挡不住这样的力量。

    气质惊空,锐利沸腾!

    斗篷人大步向前,一步落下,真力山呼海啸,一个空间出现,笼罩在他身上,让他势如破竹,但凡被空间碰上的武修,瞬间就会爆开。

    “逆神的流过的血,我来清洗!”

    “逆神流过的泪,我来抹掉!”

    “逆神受过的耻辱,此刻我来诛掉!”

    斗篷人如同盖世魔王,每一步落下都像是在击天,而在其面前,顺天门门徒全部喋血,没有人能够接近他,在那恐怖的气势下,他们骨头都烂掉了。

    这是睥睨世间的狂暴!

    顺天门门徒心惊不已,这是怎样一位狠人,所过之处堆满了尸骨,那个空间粉碎一切,杀进去就再也不可能走出来,一步落下,数十位武修毙命。

    不过。

    在顺天门少门主挥手间,更多的武修向着那位斗篷人飞冲而来,那不是数十位、数百位,而是数千位,密密麻麻,遮天蔽日,把那斗篷人都淹没了。

    终于。

    在这一刻,斗篷人挥出了战拳,一拳摧枯拉朽,迸射出剔透的神光,在夕阳下,它殷红如血,那是充斥夕阳光的结果,也是染血的结果。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何谓问道?[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